第 81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薛衣人走到前院,就看到倒了一地的护院,正堂已经被拆成了废墟。这种拆迁速度,简直令人发指。/p

为首一身黄衣的年轻公子,一把重剑立于身前,他的身侧站着一个背负轻重剑的黄衣少女和一个拿着乌鞘剑,本身亦仿佛一把利剑的白衣青年。/p

“阁下是叶明菲叶姑娘的师兄?”薛衣人皱眉道。/p

叶兰歌、叶小依和叶明菲是一看衣服和所有兵器就没有人会怀疑他们是一家人的那种。毕竟同样喜欢把自己打扮的金灿灿,还用轻重剑的,薛衣人统共也就见过叶明菲和眼前这一男一女。/p

江湖中立于顶尖的年轻人不多,无争山庄原随云、盗帅楚留香可算其中。薛衣人昨日见过了楚留香,却是当得起其江湖盛名。/p

眼前这三个年轻人没有一个逊色于楚留香,甚至他们比楚留香还要年轻一些。这三个年轻人看着也不是行事低调的人,薛衣人却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号。/p

“叫你儿子薛斌滚出来!”叶兰歌阴沉着一张脸道。/p

“我家二公子已经去城里置办个年货了!”薛衣人身侧的老管家道。/p

“你当本公子好骗是不是?一个时辰前,在附近的枫树林中乱来吓坏我小师妹。可是你家大小姐薛红红亲眼认出是她弟弟薛斌。”/p

“斌儿做了什么?”薛衣人皱了皱眉道。/p

“你儿子做的那些事情,你做父亲的倒是来问我们这些外人。”叶小依冷笑道,“将薛斌交出来,万事好说。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p

“欺人太甚!”薛衣人身为天下第一剑客,无论薛斌是不是犯下大错,为了薛家的颜面,也不可能将儿子交出来。/p

“当我们薛家庄是什么地方,也是尔等小辈可以撒野的!”管家见薛衣人生气,急忙道。/p

“不服来战!”叶兰歌道。/p

“总算是说出真相了!”薛衣人随手拾起了地上那些护院遗落的长剑。/p

叶明菲薛衣人也是见过的,能够无惧他身上的剑意,随意吐槽,怎么也不像能够被他家废物儿子吓哭的样子。所以,薛衣人是认定了三人为了天下第一剑的名头而来。/p

就算薛衣人已经隐退江湖,这几年为了天下第一剑之名而来的剑客也不少。不过是大部分都被护院解决了而已。/p

“拿你自己的剑!”一直没出声的西门吹雪冷声道。/p

薛衣人从他身上感觉了凌冽的剑意,他们练得都是杀人的剑。遇到势均力敌的剑客,那一剑刺出便再无回手。/p

“我认同你的挑战,请稍后!”薛衣人道。/p

薛衣人很快从他收藏剑的密室出来了,却铁青着一张脸,手上拿着一把堪称锋利,却绝不会是薛衣人的佩剑。/p

“你的剑呢?”西门吹雪皱了皱眉。/p

“楚留香那个小贼,昨晚来薛家庄竟然是为了踩点盗剑的!”薛衣人咬牙切齿道,似乎完全没有想到盗帅楚留香竟然是这样的无耻小人。/p

“一个剑客实在不应该让你的佩剑离开自己那么远!”西门吹雪默然道。/p

“薛庄主玩的好一手血口喷人!”叶小依冷笑道,“楚留香昨晚回去便没有离开掷杯山庄。今早出门,我小师妹等人一直跟在楚留香后面,看着薛家大小姐与楚留香幽会。要不然,小师妹怎么会无意间撞破薛斌的丑事?薛庄主现在说楚留香盗剑莫不是说他会分身术?”/p

薛衣人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p

薛衣人惯用的佩剑丢了,西门吹雪也不乐意跟他打。西门吹雪剑道的苛刻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薛衣人没有了惯用的剑,西门吹雪便觉得赢了也是无趣。/p

可是叶兰歌不一样,他可不是为了比武而来,而是来薛家庄找麻烦的。/p

不过叶兰歌也不是嗜杀之辈,他为薛斌而来,对薛衣人并没有必杀的心。所以,当薛衣人败于剑下,并没有趁胜追击。/p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终究是老了!”薛衣人扔掉手中半截断剑,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p

“交出薛斌!”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叶兰歌完全无法理解薛衣人败了一次就颓废的感情。/p

毕竟在大唐,每个暴力狂人都喜欢切磋,哪怕是叶兰歌也无法保证每次都是胜利一方。就像他即使与西门吹雪成了朋友,也不理解为什么剑出比见血。/p

因为不在同一世界,理念也大为不同。/p

“二公子并不在家,你们逼问庄主也没有用的。”/p

薛斌不在家,难道要白跑一趟?/p

看薛衣人和管家确实不像说谎,砸完场子的叶兰歌三人果断走人了。却不晓得他们前脚刚走,薛红红就抬着薛斌回来了。/p

不要问薛红红和薛斌这么晚才到薛家庄,薛红红才不乐意背总和自己作对的弟弟回来。所以,给薛斌包扎伤口后,又找了人抬着薛斌回薛家庄。/p

”爹,你可要给二弟做主啊,那个——”薛红红还在门口已经开始哭嚎了,可是刚走到门口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p

薛红红往后退了两步,上面的牌匾摇摇欲坠,大门也倒在地上。不过确实是薛家庄的大门。进了大门,跟不得了了。平日里待客的大堂竟然成了一片废墟。/p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p

“也不知道二公子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惹来了那几个煞星。”正要安排人收拾东西的薛管家叹息道。/p

“孽障,总算知道回来了!”正说着薛衣人已经走回了前院。/p

只是看到儿子被半死不活的抬回来,薛衣人的神色还是变了。/p

“爹,二弟被人射穿了双腿,大夫说箭上有毒,两条腿怕是好不了了!”/p

“是谁干的?”薛衣人双目暴睁。/p

“就是,就是昨天来过我们家,还打伤我的黄衣小姑娘舅舅,一个姓唐的年轻公子。”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老子发这么大火,薛红红面有惧色。/p

“为了什么?”/p

“二弟,在……在二叔以前练剑的小屋与女人幽会,被小孩子撞破了丑事。那个姓唐的说二弟吓坏了他外甥女,要不是楚留香阻拦,二弟只怕就小命不保了。”/p

“欺……欺人太甚!”薛衣人终于忍不住,狂吐一口鲜血晕了过去。/p

他与叶兰歌比剑,已经被剑气所伤。不过是因着前辈身份,将内伤强行压下。现在受了这等刺激,克制不了情绪,顿时开始吐血。/p

再说,枫林小屋,唐无乐等人和薛红红姐弟先后离开,那个与薛斌幽会的美女竟然试图勾/引楚留香。可惜美女是朵带刺玫瑰,也亏得她没有什么武功,楚香帅方能应付自如。/p

也多亏了楚留香会怜香惜玉,这个企图勾/引楚留香试图杀了楚留香或者威胁楚留香帮她杀了薛斌的女人石绣云被楚留香送回了家,还约了晚上见面。/p

将石绣云送回去,打算回小木屋寻找一些线索,楚留香却遇到了一次极大地危机。/p

楚留香正在追踪的杀手组织首领亲自出手,不愧是教出中原一点红的高手。/p

就在楚留香查看留在木屋里的东西,想要知道薛斌是否和其他女人来过时,杀手首领如毒蛇般的一剑刺向了楚留香的后心。/p

就算在石观音、水母阴姬这般高手对决中也没有受过伤的楚留香这次好运似乎到头了。因为他没有躲开那快如闪电的一剑。/p

不过,楚留香除了运气,智慧也不错。一盒香粉,一个“善意”的谎言,楚留香骗过了对方,得以喘息。/p

吓走了杀手首领,楚留香的运气很快回来了。在这荒郊野外,他竟然遇到了丐帮的人。知道杀手首领极有可能反应过来,回来查看。楚留香立时请丐帮的人帮忙离开了枫林小屋。/p

小孩子总是这样,早上还哭的稀里哗啦,吃过午饭,满血复活的叶明菲也招呼着小伙伴出门了。而此时,气势汹汹跑去薛家庄砸场子的叶兰歌等人还没有回来。/p

然后,楚留香被小火神、小秃子和小麻子扶着去了松江分舵,就发现叶明菲等人已经先一步到了。/p

他们进来的时候,叶明菲和小伙伴正在把他们带来的酒菜拿出了与丐帮弟子分享。说起来,藏剑弟子总是那么奇怪,他们单独行动的时候,谁看都是翩翩贵公子,高贵大小姐。可是,也总能够用一种无比自然的态度与一个邋遢的丐帮弟子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p

在江流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楚留香就很多次看到叶明菲一边嘴里嫌弃着江流不洗澡,一边却能够生态自然地与江流分享一盘子点心。/p

“以前就常听执法长老说叶小姑娘最是好爽仗义,是我们丐帮的好朋友,今日一见果然不错。”说话的是松江分舵的舵主姜冲,倒是见过江流的。/p

江流看起来是个逗比,可一旦用了心,也总是很可靠的。他要叶明菲有事找丐帮帮忙,也交代了丐帮弟子,让他们知道叶明菲与他关系极好,不至于有人阴奉阳违。/p

“那是,我和江流哥哥是好朋友嘛!”叶明菲拍了拍小胸脯道,“朋友的朋友当然也是朋友了,所以姜叔叔现在也是好朋友了!”/p

虽然当着面,叶明菲总是叫江流臭要饭的,不过在丐帮弟子面前,叶明菲还是很给江流面子的。/p

“那当然!叶姑娘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们定会办得妥妥当当。”姜冲笑道。/p

莫说丐帮那位神出鬼没的执法长老早有吩咐,就是冲着叶明菲这样一个世家小姑娘愿意与他们丐帮弟子相交,姜冲也乐意帮这个小忙。/p

何况,叶明菲还体贴地送了丐帮弟子最喜欢的酒肉,又有碎银子打赏跑腿的底层弟子。/p

说起来,叶明菲年纪虽小,但是藏剑山庄出来,有些东西却是耳习目染,仿佛与生俱来一般。/p

她请姜冲喝酒吃肉并不提银子,却让姜冲将银子给下面跑腿的弟子。皆因她知晓下层丐帮弟子生活艰苦,有赏赐才会更用心。但是像姜冲这样的分陀陀主,要是给银子,人家会觉得被侮辱,反而是真心请人家喝酒,结交才是上策。/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