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金都城郊树林,几道诡异身影瞬息而至。/p

盛云破、剑幽、云漪梦、阔玉疏、鬼面人同时在此聚首。/p

“东西不在盛家。”鬼面人看向盛云破,面色不善,他忙活了那么久,却什么收获都没有,简直岂有此理!/p

此时灭剑又被盛云破收起,他两手空空看向鬼面人,耸了耸肩:“我怎知道东西去了哪里?上回我看见它的时候,它还在我家库房,现在你找不到——就是你没有本事。”/p

“你说什么?!”/p

云漪梦靠在阔玉疏的身上,悠哉悠哉地看着这一出好戏。他们夫妻的工作只是迎接鬼神楼新任的灭剑使和幽冥使,确保他们能准时回到楼里面见楼主——至于鬼使的任务是否完的成,关他们夫妻什么事?/p

“自己没本事就怨别人?”盛云破眸光一亮,“正好我刚才还没尽兴,就拿你来试一试灭剑锋芒!”/p

“住手。”剑幽身影一闪,站在盛云破和鬼使之间,“你要试剑,鬼神楼有的是人奴,足够让你杀个尽兴过瘾。”/p

他看了一眼云漪梦和阔玉疏:“两位前辈,我们是否应该启程去见楼主了?”/p

“还是幽冥使会说话。”云漪梦娇笑一声,“那么鬼使大人,奴家和死鬼就带着灭剑使和幽冥使回去楼里了,您请自便。”/p

说完,云漪梦也不招呼,和阔玉疏对视一眼,身形拔地而起,盛云破和剑幽也随之而去。/p

鬼使恨恨地看着四人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也消失了踪影。/p

※※※/p

一片混乱。/p

死亡之声充斥耳膜,仿佛让素千秋回到了素家被灭门的那天夜里。/p

他刚被凤苍起从密道抱出来,就看到一群头戴简单鬼面具的黑衣人在盛家大肆杀戮。/p

那群黑衣人就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的鬼怪,无声无息地收割着生命。不论是面对哀求、哭嚎还是抵抗,他们全都无动于衷。/p

“凤苍起?千秋美人?你们怎么这么狼狈。”/p

在盛家勉力救人的楼小侯爷一眼看到相熟之人,立刻跃过去与他们会合。/p

与凤苍起擦肩时,楼歌小声对凤苍起说道:“锦白也在盛家。”/p

“我知道。”凤苍起让素千秋和盛云初呆在一起,黑衣人实在太多,素千秋腿脚不便,他只能护住自己最需要护住的。/p

“你怎么知道?”/p

楼歌瞪着凤苍起,却看到红衣刀客头一偏,示意他看右前方。/p

“他也在那儿救人。”/p

锦白看见他们一行,立刻飞身而下,途中撞上他的黑衣人无一不被他一掌毙命。/p

“看到两位真是太好了。”锦白笑得依旧温雅,他的目光落在素千秋身上,在看到他浑身血迹的时候眼神暗了一暗,“楼小侯爷和我说了二位的事情之后,实在令人不放心,我就来盛家看看,谁知正好遇到这场无妄之灾。”/p

一边说着,锦白还一边摇了摇头。/p

“这些下人何其无辜,冥字令实在是太过霸道。”/p

面对蚁多咬死象的局面,凤苍起手中刀光闪耀:“尽人事、听天命吧。”/p

※※※/p

盛家的战斗结束于一声不知从何而来的长哨。/p

听到这声哨音之后,所有黑衣鬼面又无声无息的离开,楼小侯爷杀性已起,想要追出去,却被凤苍起拉住了。/p

“别去。”/p

锦白也缓缓舒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溅上鲜血尘土的衣物:“莺刀客说的是,对方虽是撤走,却不知是否留有后手,这般贸然前往,恐有危险。”/p

“多谢宫主援手。”凤苍起冲着锦白一拱手,方才有几次他抽不出手时黑衣人想要动扶住素千秋的盛云初,都是锦白隔空一掌将人毙命。/p

“应该的,盛公子和素公子没事吧?”锦白不经意一问,却在对上素千秋看过来的目光时不由顿住。/p

他微微眯起眼,唇边笑意越发亲切。/p

“多谢宫主。”/p

素千秋说完之后,眼前突然一片模糊。/p

他在密道之中失去了太多的血,就算是不死之身,但龙骨檀香链的效力本来就在持续衰退,他能撑到此时已是不易。/p

在任何人能反应过来之前,凤苍起已经一把将素千秋抱在怀里。/p

“他怎么了?”锦白上前一步,看向凤苍起怀中的人,楼歌也跟着凑上来,询问千秋美人的情况。/p

“大概是失血太多……”盛云初低声说道,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颤抖后怕,“密道里都是血。”/p

“失礼,我先带千秋找个地方休息。”凤苍起抱着素千秋转身就走。/p

“我去看看还有几个喘气的人。”楼歌一手拍在盛云初肩膀上,“你跟我一起?”/p

他原本想用扇子,但这柄扇子方才杀了太多人,不太适合拿来和人打招呼,才改用了手。总之不管是扇子还是手,他都没给盛云初拒绝的余地。/p

等到盛云初点头之后楼歌又看向锦白:“宫主怎么说?”/p

锦白温雅一笑:“如果方便的话,我就自便了。”/p

“方便、方便。”楼歌点点头,带着盛云初离开了。/p

锦白看了看四周,缓步走向密道。/p

凤苍起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有关闭密道,所以这条黑洞洞的入口一直留在这里。/p

锦白想了想,低头走了进去。/p

路的尽头是一片血色。/p

“血屠之阵……”锦白一眼看出地上用血做的阵图,和四周墙壁溅上的血迹,他闭上眼——这里的血腥味还未散尽,就像那日他回到素家时远远闻到的那股味儿一样。/p

——不管这个素千秋是不是他的素千秋,他寒宫之主想要的,就一定会握在手上。/p

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哭,锦白听出那是盛云初的哭泣声,在黑暗之中愉悦地笑了起来。/p

这一日,盛家上下活着的不足十数,盛天魁死在病榻,而满身伤痕的盛云依不知所踪。/p

盛家门口留下一个血色“冥”字,正和凤苍起当初看到的那个黑色字迹一模一样。/p

※※※/p

盛家光天化日之下无端端被灭了满门,就像是在平静的江湖中扔下了一个巨大的炮仗,将温吞的水面炸开了花。/p

安稳了近十年的江湖一直未有过这般残忍的血事,一时间,人心惶惶。/p

鬼神楼下冥字令再度让恐惧支配人心。/p

江湖人担心的并不是对方可怖的实力,而是对方灭门的缘由。/p

若是寻仇,那只要自己和对方没有仇怨,自然可以高高挂起,若是财宝,那只要及时交出说不定也能保住一条性命。最怕的,便是不知道对方为何要灭门,不知道,也就避不了。/p

然而冥字令向来不问缘由因果,却从不失手,所以才令人胆寒。/p

金都的酒楼里,有人拍案而起。/p

“哼,有本事自然能保命,总在这唧唧歪歪,人家鬼神楼根本看不上你!”/p

有人出言冷笑:“呵,鬼神楼看上你的时候,看你不屁滚尿流。”/p

“小白脸你他娘的说什么?!”/p

就在酒楼掌柜准备抱头蹲下求平安的时候,一阵阴风刮起,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了嘴。/p

容貌邪异俊美的男人板着一张苍白的脸,缓缓地走了进来。/p

他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青色交领长袍,背着一个巨大的白色竹篓,竹篓上面盖的严严实实,却兀自散发着一股寒气。/p

来人缓步走到掌柜的身边,要了一坛最好的酒,等掌柜颤巍巍地递给他之后,就拎着酒坛转身出了门。/p

直到那袭青影消失不见,酒楼里的客人们这才轻轻呼了一口气,仿佛那人浑身散发出的寒气连他们的呼吸都冻住了一般。/p

——青袍男子行走之间悄然无声,说话时声音低哑,若不是日光下人影清晰,估计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是白日里见了鬼。/p

“鬼、鬼医闻枢!”/p

有认得他的人大叫一声,更令这热闹的酒楼越发热闹起来。/p

江湖人皆知闻枢从来穿行于山野,甚少在大城市停留,没想到他竟也到了这金都——盛家一事,这滩水可真浑啊!/p

“什么狗屁,谁都知道鬼医闻枢是莺刀客的好友,既然凤苍起在金都,还遇到了这么大的事儿,闻枢到金都又有什么好奇怪的?”/p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p

江湖上总有许多事可以讨论,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p

※※※/p

那一日之后,锦白与凤苍起他们告辞,启程回寒宫。而盛家一夕之间死伤殆尽,盛云初武艺平平,也无意于声名再起,就这么先在楼歌的小院住下,看看以后去谋个什么生计。/p

当初载着凤苍起和素千秋来金都的车马再度被放了出来,素千秋要带着凤苍起北上。/p

“生剑在北荒。”/p

白发青年醒来后惨白着脸色说了这一句,就闭口不再言语。/p

他拒绝凤苍起要求他多休息一会儿的劝告,操纵着轮椅默默地收拾东西,心情十分的恶劣糟糕。/p

偏偏凤苍起对灭剑造成的伤口似乎毫不在意,只是想尽办法希望能逗心上人一笑。/p

凤苍起始终心悸于那日在盛家,素千秋先是对他不理不睬,后又失踪遭掳,他如何也找不到的境况。就连在睡梦中,他也因为常常梦到素千秋一身黑衣坠入火中的身影而惊醒。/p

于是他的脸色越发差劲,而素千秋就更加不安。/p

恶性循环。/p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p

凤苍起看着素千秋沉默收拾的背影,感觉到那人越发沉默的表现,在心底给自己打气。/p

“千秋。”/p

红衣刀客压住素千秋的手。/p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对我来说,你若不开心,我也高兴不起来。”/p

凤苍起伸手抚上素千秋隆起的眉心,这次事情之后,他越发明白有这人在身边的日子究竟多么难得。跨越三十年的恩怨纠葛,有一步差错,他遇见的,就不是现在的素千秋。/p

失而复得,不过区区四个字,可世上人大多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能有几人?/p

名叫惊蛰的道童虽然神神叨叨,或许也不是凡人,但有一点说的不错。/p

相逢已是不易,岂可辜负这难得的时光?/p

但听了凤苍起的话之后,素千秋反而用力撇过头,眉目之间散发着冷意。/p

“你被灭剑所伤,死气入体,有什么可开心的?你甚至只是为了帮一个死人挡——唔!”/p

凤苍起用力堵住素千秋的嘴,用他自己的嘴。/p

直到将人吻的脸色绯红,气息不畅,他才把人放开。/p

“就算是从千秋你自己嘴里说出来,我也不想听到贬低你的话。”凤苍起伸手捋了捋素千秋有些散乱的白发,“我的千秋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人、事、物。这和他是活着还是死了无关,只因为我心里觉得值得,所以他便值得。”/p

“若除不去死气,你所谓的值得就是一文不值。”/p

素千秋低声呢喃,放弃让轮椅离开凤苍起的掌控,双手托起凤苍起受伤的手,解开上面缠绕着的纱布。/p

那道伤口一直没有愈合,周围已经隐隐出现灰败的迹象——/p

素千秋曾经见过被灭剑所伤的人,先是灰败,然后腐烂,最后死气入心、骨肉分离……疼痛致死!/p

他怎能让凤苍起承受这个?/p

素千秋看着凤苍起,龙骨檀香链在他手腕绽放幽香,那双明澈之瞳中俱是说不出口的深情——若此行寻不到生剑……他也有自己的打算!/p

“你这样看我,总让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凤苍起遮住素千秋的眼,那双眼睛实在太干净太漂亮,让他想要一亲芳泽都带着些罪恶感。/p

素千秋就任他这么遮着,侧了侧头:“你不喜欢?”/p

“喜欢极了。”凤苍起就着这样的姿势吻了上去,“我听你的,我们去北荒。”/p

素千秋被那霸道的吻迫得抬头,遮住的视界之中,浮现出的是凤苍起那张极美的面庞。/p

“唉唉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楼歌一把跨进门,又转身跨出去——虽然他最近已经被闪瞎很多次,但还是受不了这两个!/p

“闻枢到了,要不要让他先看看?”/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