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穆骏冷水加冷汗,他真选错了家伙事儿,斧头只能剁东西,在这当口儿还不如一把长柄改锥好使,有一瞬间他真的考虑是不是要剁下来吴祈宁的脚先把人拉出来再说,瘸比死好。/p

可是水这么脏,穆骏深度怀疑丢了脚的吴祈宁也活不长。/p

时间不多了!/p

穆骏绝望地反磕斧柄狠狠地敲着翘起来的木板,虽然在水里,他还是听到了“咔吧”一下儿,那块坚强木板终于滑脱了榫槽!/p

他挪动了吴祈宁的脚!/p

穆骏破水而出,双手摸到了吴祈宁的腋下,拔萝卜一样把她拔了出来。/p

只要能站起来,她就淹不死了!/p

穆骏托着吴祈宁的腰让她坐在一个箱子边儿上,穆骏就觉得这个人凉飕飕软绵绵的,浑身毫无着力之处。/p

坏了!/p

穆骏一瞬间都哆嗦了,他摸起来手电,仔细看:手电光下,吴祈宁惨白着一张脸,刚才冻得青紫的嘴唇现在都白了!她一头卷发凌乱地散在腮边,表情安详地闭着眼。/p

重点是,重点是这个人的胸膛丝毫没了起伏。/p

穆骏颤抖地伸出手,她鼻下冰冷,哪儿还有气儿!/p

无数前尘过往冲进他的脑袋,爸爸、妈妈、盛婶儿、盛颜……一个个亲人都这么离开了他!/p

他总是什么也来不及做!/p

他总是近在眼前也来不及救他们。/p

他只能抱着他们的尸体嚎咷痛哭。/p

他总是如此地没用……/p

穆骏“啊”地一声惨叫,他摇晃着吴祈宁的身体,大声地喊她:“小宁!小宁!你醒醒啊!”喊了几声,水波回声,凄厉刺耳,穆骏才恍然觉得自己已经带了哭腔,他在喊:“小颜!!!小颜……你回来啊……”/p

耳边猛然一股水喷了出来,“咳咳咳……”/p

有人在咳:“住……住手……哎呀妈呀……晃散了我了……”/p

穆骏战战兢兢地回头,不期然正对上了吴祈宁一双乌溜溜地大眼,她显然呛到了,正在费力地咳,鼻子嘴巴里都往外冒水,可是……可是精神很好的样子!/p

吴祈宁一边儿拍着胸口顺气儿,一边儿拍着穆骏的肩膀:“穆总!穆总!别说灵周董事长,就是加里森敢死队小的也跟定您了!最后一分钟营救成功,谁有您靠谱儿!”说着,居然还顽皮地挑了个大拇指!/p

穆骏高高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放下,他紧紧地把吴祈宁抱到了怀里:“小宁……你吓死我了……”/p

吴祈宁乍着胳膊,含糊了一下儿,终于一下一下地拍上了穆骏的肩,她在他耳边慢慢地安慰:“穆骏哥,我是学管乐的,最擅长憋气了,《春江花月夜》尾声全音符我能吹八个呢……你别怕,我且死不了呢……”/p

过了好一会儿,穆骏才舒了这一口气,他扶着吴祈宁就要往外走。/p

吴祈宁“唉唉唉唉……”地挣扎。/p

穆骏先是以为弄疼了她,下意识地撒手几乎又把吴祈宁扔水里。/p

仔细看看,才发现吴祈宁手舞足蹈指着柜子顶上那窝猫:“别扔下它们,我就是为了它们来的!”/p

穆骏叹口气,从旁边柜门顶上找到了一个大竹篮子,举到柜子边儿,那只母猫和穆骏最熟,分几次衔着几只小猫扔进了竹篮子,最后自己也跳了进来。/p

那天,穆骏背着吴祈宁,吴祈宁手里提溜着一篮子猫,俩人踉踉跄跄地从恐怖的地下室撤了出来,浑身是水,精疲力竭……/p

到了街上,吴祈宁大惊失色:原来不止地下室,大马路上的水也没到了成年人的大腿。/p

看看天,还在下。/p

吴祈宁咕哝:“末日大洪水吗?”/p

穆骏想了想,把吴祈宁和猫的样本都带到了楼上,她们家住一楼,穆骏不放心。/p

两个人都精湿精湿的。/p

穆骏把猫放在地板上,把吴祈宁放在凳子上,仔细查查她的脚脖子:还行,破皮而已,除了脚腕子上扎了一些木刺,血都没出多少。/p

吴祈宁站起啦试了试,走路是不便啦,摸摸鼻子,她安慰穆骏:“蹦还行。”/p

穆骏还是不放心:“去医院吧,打一针破伤风。”/p

吴祈宁指了指窗外成了河的马路:“你有船吗?”/p

穆骏走到窗口看了看,估计车子是够呛发动了。/p

吴祈宁安慰他:“我没事儿,破皮而已,就别给大夫找麻烦了。这个天儿就让他们踏踏实实救溺水的吧。”/p

仿佛也有道理。/p

看看瑟瑟发抖的吴祈宁,穆骏把她推到了浴室里,扔给她一套自己的居家T恤短裤:“去洗洗吧……”/p

吴祈宁摇摇头:“不去!怕水!”/p

穆骏叹气:“你是溺水,又不是狂犬病!”/p

吴祈宁翻白眼:“你才疯狗呢!”说完气鼓鼓地蹦了进去。/p

水声“哗哗”穆骏想了想,守在门口,他说:“你别害怕,我在外面。”/p

吴祈宁嚷回来:“哪个毛巾可以用?”/p

穆骏递给她一条新的。/p

他胡思乱想,如果吴祈宁摔倒,自己要不要闭着眼睛冲进去?/p

吴祈宁果然是吓破了胆,洗了三五分钟就蹿出来了。/p

她套着穆骏的大T恤妥妥地遮住屁股,姑娘一手提着穆骏的运动短裤一手扶着墙蹦了出来,头发还滴答水……/p

扶着一个女孩子上床,感觉很诡异,何况吴祈宁是蹦上去的,她很自在地坐在穆骏铺着海蓝色床单的硬板床上,架着一条白生生的腿,头发湿透软垂,好像海里冒出来的什么妖怪……/p

穆骏咽了口唾沫,兜头扔给她一块大毛巾:“擦头发。”/p

吴祈宁叹气:“是,妈……”抬起头,眨眨眼:“要不你也去洗!你看着跟麻辣烫他们家锅里涮出来的白菜似的……”/p

穆白菜从善如流地走进了浴室。/p

打开浴室的灯,雪白的光照着干净的瓷砖,吴祈宁刚刚洗过,潮湿的浴室里氤氲了些许与往日不同的味道,夹杂着女孩子体味和呼吸的气息:甜得好像一支棒棒糖……/p

浴室很热,也不知怎么了,穆骏觉得自己的脸“腾”地红了。/p

浴室外面,床铺上的吴祈宁摸着自己的脚丫子,心里回味着那一句:别走,小颜……/p

这么撕心裂肺的腔调儿,让人听着,心里真是……/p

盐多了,齁得慌……/p

吴祈宁歪在穆骏的床铺上,随手抱起来这位爷的枕头,深深呼吸,随即又深深地叹了出来。/p

一大三小四只猫,这回儿没那么认生了,它们悄悄地环过来,歪着头看吴祈宁,分外可爱。/p

吴祈宁也歪着头看它们,一人四猫十只眼对视半天,吴祈宁真心赞叹:“还是你们活的省心……”/p

穆骏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什么省心?”/p

吴祈宁赶紧摇头:“没啥没啥。”/p

穆骏让吴祈宁歇着,自己下楼给她熬了一锅小米粥。/p

实际上吃小米粥的想法是吴祈宁提的,她寻思穆骏不会做饭,熬个粥总还好。/p

事实证明,穆骏是从来不会放弃给她惊喜的机会的。/p

吴祈宁瞅着清凌凌的饭碗里一粒一粒谁也不挨着谁的小米,吞了口唾沫:“穆总……除了你妈谁管你吃饭?你就没自己做过吗?”/p

穆骏很认真地想了想:“盛年和你!”/p

吴祈宁就彻底没脾气了,面瘫并不代表一定生活可以自理。/p

穆骏也不甘心:“不是你说,小米放水煮两开就行吗?”/p

“您还真听我的!”吴祈宁捂住脸:“那也得看着米烂了再出锅啊。”/p

穆骏“哦”了一声,有点儿脸红。/p

吴祈宁感慨:“天生我材必有用,老天爷不收我是有道理的……”她拍拍穆骏的肩膀:“下一顿我做。”/p

穆骏说:“你好好歇歇。”/p

吴祈宁大模大样地坐在穆骏的床铺上“踢里秃噜”地喝稀饭,穆骏坐在一边儿,俩人一起看着电视。/p

今天的滨海新闻就俩字主旨:下雨。/p

下雨,下雨,下雨。/p

百年不遇的降雨量,一下午的下了半拉大明湖。/p

主干道淹了,涵洞淹了,穿滨海主城区而过的清水河居然小范围决口了。/p

到处都是水,水,水……/p

而且雨还在下。/p

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一片混沌,眼底浊浪滔滔的感觉,吴祈宁迟疑地问穆骏:“你能看出来人行道在哪里么?”/p

穆骏一愣,披上衣服冲到了盛境门口,汤汤的水线已经淹没了人行路,朝盛境逼迫过来。/p

穆骏一拍脑袋,反身跑回去,要把昔年装修剩下的几袋沙子拉出来堵住大门,全当堤坝。/p

吴祈宁从楼上一路兔子似地单腿蹦下来,扎手扎脚的想要帮忙,穆骏满脸是水地回头吼一句:“回去呆着!”/p

“哦”吴祈宁摸了摸鼻子,坐在了盛境屋里。/p

一袋沙子五十到一百斤,穆骏把T恤脱了,光着膀子俯身一背就是一口袋。几个大麻袋干净麻利地堆在门口,盛境的大门就比水位又高了一大块。/p

穆骏擦了把汗,明显松一口气。/p

吴祈宁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帮子看穆骏,着实犯了一番花痴:穆骏身体修长,身材匀称,居然也算脱衣有肉,大量运动之后身上汗水点点衬着此人皮肤油亮健康。/p

性感型男哎!/p

穆骏一回头,就看吴祈宁呆呆地看着自己光裸地上身,面色泛红,眼睛水润……/p

吞一口口水,本来想斥她一句胡思乱想。/p

可是不知怎地,穆骏自己的脸也红了……/p

随手找一件衣服套上让自己底气足了点儿,穆骏冷着脸子说:“看什么看,大姑娘这么看男人,合适吗?”/p

谁知道吴祈宁正大光明地幽幽叹了口气:“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家很久很久没有男人了。还是你们男的干活儿好看。以前有力气活儿,不是我死扛就是我跟我妈一块儿硬拼。为了挪个柜子,我让立柜压倒在底下过……哎……那笨蛋就别提了……”/p

听人家这么说,穆骏心下顿时恻然,也没脾气了,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p

吴祈宁果断地拍下穆骏的手,单脚朝厨房跳过去:“我们烤馒头片!”/p

穆骏赶紧搀着这位姑奶奶。/p

那天,穆骏扶着吴祈宁的胳膊,看着她在方圆几个平米的厨房蹦来蹦去,跳房子似地往来穿梭于柴米油盐之中,不一会儿锅里就传出馒头加热的面粉香味,雪白的盘子,黄澄澄带着金咖的馒头片。吴祈宁甚至临时起意做了个火腿拌黄瓜。/p

热乎乎地端上桌子,吴祈宁把饭碗推到穆骏跟前:“饿了吧,吃吃吃。”/p

看着嘴里含着一片馒头满足地闭眼的吴祈宁,穆骏忽然笑了:“小宁,其实你干活儿也挺好看的……”说着,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p

吴祈宁闭着眼,用发顶在穆骏的手心蹭一蹭,开心地翘个嘴角,一只满足猫咪的即视感。看得人心头发热……/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