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因为平时里虽然跟周子誉这个优良好学生不怎么说话,但也知道他是一个挺没有情绪的人。不管是周边同学玩闹什么,还是有人故意为难,他都是不管不问。/p

今天看他这么一个浅浅的笑,温润可亲,真是难得。/p

“没什么。只是觉得俞兄跟屈兄真是好朋友。”周子誉说完下楼了。/p

我看着他的背影,想了想,追上去,“诶,我们也可以当好朋友啊。”/p

周子誉回头,笑着反问:“是吗?”/p

我点点头,然后看向跟来的屈玄琳,“你说呢?”/p

屈玄琳撇撇嘴,“老子没意见。反正俞佑章你的朋友就是老子的朋友。”/p

周子誉笑道:“可我很快就要从琮尾到圭室去,以后也就不能给你讲题了,这也没关系吗?”/p

我眼见算盘被周子誉看穿了。这个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我后知后觉的发现。/p

“哎呀,说这些多见外。”我拿胳膊肘子撞了撞他,不想一个没拿捏好力度,把他给撞得弯了/p

腰。/p

“啊,你没事吧?”/p

屈玄琳在一旁说:“哦,俞佑章你是故意的。”/p

“我哪有?”我反驳。/p

“我还不知道你?”/p

“真的啦。”/p

我无力。/p

周子誉直起身子,又看着我和屈玄琳笑了。/p

**********************************************************************/p

要说起在国子学里稍微显得不那么无聊的课便是骑射了。/p

教授我们琮尾骑射的老师陆铭瑄将将不过及冠之龄,从院士开始算起到底下打杂的学侍为止,他都是最年轻的一个。啧啧,也无怪乎会被调遣分配到我们琮尾来吃苦受罪,啊,不,体验生活,磨砺心性。/p

他刚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们这群半大毛孩子的确很不给他面子,一个一个站不好好站,在下面七嘴八舌的起哄者有之,顶嘴者有之,漠然无视者有之,闹腾得在隔壁场地上课的北斗班的/p

骑射老师元草草大步流星的涉墙过来,给我们其中几个事头子一人吃了一颗爆栗。/p

说起元草草,这么有趣的名字还是我给取的。/p

元草草本人古板严肃,不管上不上他的课的人,只要被他逮到在胡闹都会被他黑着脸教训一顿。/p

他一只粗粗的胳膊就能轻易的把我们拎在半空,直到教训完了才给丢下来。手段极其残忍。/p

因为元草草本名叫元理,我又才刚学了前唐“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于是结合元理那一头自然卷的乱发,给他安了这个外号。/p

很快,元草草这个名字便在学子们中间传开了,人气之高以致在我离开国子学之后的多年里,该/p

外号仍旧当选为最受学子们欢迎的十大外号之首。/p

此乃后话。/p

且说当时元草草过来给了我们其中几个事头子一人一颗爆栗,其中自然也包括屈玄琳和我。/p

元草草从来都是铁面无私手下无情的,不过我缩着头等待他狠狠敲我一记的时候,却感觉他高举/p

的铁拳锤在我头上的时候犹豫了那么一瞬。/p

我抬起眼偷瞄他。恩,我多半是猜得到他犹豫的原因。在这偌大的国子学里,知道我是谁的,只有元草草。皇兄?忽略不计。但元草草也绝对不是忌惮我的什么狗屁公主身份,而只因为我是他铁血好友的遗孤。/p

粗犷如元草草,居然跟我爹那种被赞“风姿峻嶷”的儒将是好朋友。不可谓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很奇妙的啊。/p

没想到,我正暗自揣测元草草是不是做做样子放过我,结果他却在一颗爆栗的基础上额外附赠了我两颗,直敲得我眼冒金星。/p

“别给你爹丢脸!”元草草一边敲打我一边恨恨的在我耳朵边教诲我。/p

我热泪盈眶的目送元草草,一手揉着发红的额头。/p

陆铭瑄也没被放过,元草草过去板着脸教训了他,“老子以前教你骑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拿出点威风来!”/p

陆铭瑄低头一笑,“老师那个时候也被我们为难了呢。”/p

元草草黑脸一红,“那是老子让着你们年纪小。走了!”/p

元草草回自己班上教学去了。我们这才知道,陆铭瑄以前是元草草手底下教出来的。元草草他除了在国子学授课,更重要的工作是负责训练御林军。/p

因此他在国子学只教导集中了英才的北斗班。要问集中了什么级别的英才,你看我皇兄在这一届的北斗里面就可想而知了吧?/p

如此说来,陆铭瑄不仅有背景,还很有能力。年纪这么轻,跑国子学来受什么罪?/p

不过我也只是想了那么一下下,注意力就飘到其他地方了。/p

陆铭瑄开始上课了。/p

骑射课分为御科和射科,陆铭瑄主讲射科。/p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这是孔子在《论语》中所说……”/p

“完了完了,一来就是孔子,怎么到处都有孔子啊?孔子一辈子都是在说话吗?”屈玄琳从他站的那一排歪过头来冲我抱怨。/p

我给他挤眉弄眼,示意他小心点。这个老师,可是有来头的。/p

“俞佑章,你眼睛怎么了?抽筋吗?”/p

看来屈玄琳完全没有领会到我的心声。另外,眼睛也能抽筋吗?/p

“这位同学,麻烦你出来一下。”/p

陆铭瑄依旧笑得无害,而我却看出了一身冷汗。像,太像了。皇兄每次要治我的时候都笑成这副模样。就是一只在梨花花丛里露出脑袋的白狐狸,画面美丽而危机四伏。/p

屈玄琳吊儿郎当的走出去。“干什么啊?”大大咧咧的直面陆铭瑄。/p

陆铭瑄给旁边的学侍一个眼神,弓箭就立马被送到他手中。/p

“射箭之道,第一是不要心心念念一定要射中,这样只会让人心浮气躁。君子之射,先要心静,集中精神,而后再是磨练技巧。”/p

陆铭瑄说话如清风徐来,不急不缓。只见他抽了三枝箭,全部放在弓弦上。/p

“他要干什么?”底下开始有学子在好奇了。/p

“麻烦你帮我把箭靶往后移一丈。”陆铭瑄侧首笑向屈玄琳道。/p

屈玄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乎乎的就去抬箭靶了。/p

就在屈玄琳移好箭靶刚要转身之时,陆铭瑄抬起弓箭瞄准了他。/p

“屈玄琳——”我焦急的大喊。/p

屈玄琳蓦然回头,目瞪口呆,吓得不敢动。/p

唰唰唰,三箭齐发。/p

人群里一片抽气声。我紧张得不敢眨眼。只见三枝箭破空而去,堪堪擦过屈玄琳头顶和两侧,“铮”的一起射中箭靶。/p

陆铭瑄放下弓箭,轻笑着看着屈玄琳两脚一软跌坐在地上。/p

“今后谁有兴趣扰乱课堂,我便会请他去抬箭靶。不过我不保证,每一次都射不中。”/p

陆铭瑄扫视了我们所有人一眼,气场强大十足。少年人都是佩服强者的,他这堂课很成功的收服了我们。/p

*************************************************************************/p

夏夜,略微湿热。宫室里摆着金铜冰盆祛暑,淡淡白气从盆里飘出来。可我还是觉得有点上火,/p

“皇兄,你如果那么喜欢惜羽宫的话,不如搬过来住算了。”/p

晚膳刚准备好,皇兄便带了简单几个随从宫人翩翩而来。我大感头疼的说道他。/p

“也不无不可。”皇兄居然顺着杆子往上爬。/p

“那你赶紧定个日子,我也好收拾收拾准备准备。”我正色道。/p

“哦,幼章如此体贴怕是有别的打算吧?”皇兄如今很懂我。不知该喜该忧啊。/p

“是啊。你搬过来,我就搬出去嘛。当然要提前收拾准备了。”我答的理所当然。/p

皇兄直接无视,向春卷,“把你们公主的……”/p

“皇兄皇兄!饭后再看,饭后再看,成不成?现在你跟我讨论功课,我会没胃口吃饭了。本来天就热,你看是不是?”/p

眼看皇兄又要使出杀手锏了,我连忙央告讨好,如果有尾巴我一定用上了。/p

皇兄不痛不痒的笑笑,“你没胃口跟我有什么相干?”/p

我噎住,嘟嘟脸,一脸可怜相,“那我只好跟姑母说,皇兄连口饱饭都不给我吃。”/p

皇兄瞄一眼我的小肚腩,“正好可以减减肥,何乐不为?你今后还会感谢我呢。”/p

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我侧过头撇撇嘴。/p

“好了,传膳吧。”皇兄逗了逗我,这次是对点翠说。/p

点翠笑着拍了拍手,等候在退膳间的宫人们就鱼贯而入捧着玉盘金盏银著银匙,晃着杨柳枝一般的腰肢进来了。/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