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丁香回家后,拿起那包药就往镇上赶。上回生了病,她爹孟贵背着她来镇上看了几回大夫,去镇上的路她已经很熟悉了。/p

当她把这包药给吴大夫辨认时,吴大夫脸色有些异样,还抬头用很讶异的眼神看着她,“丁香,你这包药从哪里来的,这可是堕胎药,咱们青山镇都没得买。”/p

“什么?堕……堕胎药?”丁香吓得不轻,好个没良心的表哥,竟然拿堕胎药给海棠吃!/p

她气得牙痒痒,这个渣表哥还说什么要娶姐姐,结果拿包堕胎药过来,当时他还不说清楚是什么药,是想让人稀里糊涂地喝下去么!/p

吴大夫狐疑地看着她,“你到底从哪儿弄来的这种药?”/p

“这个……这个是我家亲戚送的补药,可能是他买错了吧。”丁香敷衍吴大夫,然后拿着药就出门。突然,她又转身回来了。/p

她笑嘻嘻地说:“吴大夫,刚才你说这种药在咱们青山镇都没得买,想必很值钱吧?”/p

吴大夫正愁这种药难进货呢,但他可不想高价收货,便道:“这种见不得人的药因为难买确实能值点钱,但一年之中又有几个人有这种需求呢?卖不掉就不值钱。你要是用不着,我可以花十文钱收来。”/p

他本以为丁香会千恩万谢地把药卖给他,这山沟沟里的姑娘可把十文钱很当一回事呢。没想到丁香眉头一扬,“才十文钱?”/p

她心想,不就只够买五朵头花么,算什么难买的值钱货,这个吴大夫肯定以为她没见识就想便宜收去。她讪讪笑道:“那我就不卖了,说不定哪日村子里有人着急需要呢,那样肯定能卖个好价钱。”/p

吴大夫脸色凝滞,再瞧瞧丁香手上的纸包,那么足足一包可以拆分成四五小包呢,便道:“你这丫头,还没嫁人就私下倒卖这种药,你不怕有人戳你脊梁骨啊?最多二十文,不卖就算了。”/p

丁香伸出五只手指,“五十文!”/p

吴大夫白了她一眼,“不要!”/p

“吴大夫,这种药难求,五十文不贵的,而且……过几日说不定我还能让亲戚带一些来,到时候我再便宜一些卖给你嘛。”丁香刚才在片刻之中便想到一个主意,等会儿去了表哥家就说药弄丢了,让他再买一包来。这种表哥,不坑白不坑!/p

吴大夫寻思着拆分成五包,每包可以卖二十文钱,也能挣一番,便迟疑了一下。/p

丁香立即将纸包往吴大夫手上一塞,“五十文,成交!”/p

吴大夫拿起纸包在手时掂了掂重量,默不作声地从抽屉里拿出五十文钱给了她。/p

丁香内心大喜,装作很镇定地拿着钱出门了。五十文虽然不算很多,但至少能买五十个包子吃吧,这可是她来这里所拥有的第一笔钱!/p

她怀揣五十文钱出了镇子,按照海棠说的一路朝北走,可是走了许久都没看到岔路口,难道走错路了。她犹犹豫豫地往前走,还向远处张望着,希望能碰到人好问问路。/p

走着走着,还真瞧见一个人!此人耷拉个脑袋坐在路边,身旁放着一担箩。/p

丁香小跑着过去,近眼一瞧发现是位青年男子,他肩宽膀厚,脸宠端正,五官顺眼。当然,她只是随便瞧一眼,可不会盯着人家仔细瞧,只要他看上去不是坏人就行。/p

“这位……大哥,我能问个路么?”丁香十分礼貌地问,还脸带微笑。/p

青年男子眯着眼睛瞧了瞧丁香,觉得这位姑娘挺奇怪,没用头巾包着头和脸,也没带大沿草帽,还敢与他四目相对。看她梳的发髻仍然是姑娘头并不是妇人头啊,怎么丝毫不避讳?/p

姑娘们出门不都是把脸包个大半,走路时还紧低着头么?若是遇到陌生男人则是快速走过,绝不会让人瞧清楚了她的脸,更不可能停下来问路,这位姑娘也太胆大了吧。/p

他心里寻思着这些,忘了收回打量的视线。/p

丁香也觉得奇,这个男人是咋了,问个路而已,他不回答却只是一个劲地打量她,没见过姑娘啊!/p

“喂,大哥,往前面走多远才有岔路口啊,我要去孙家村。”丁香大声说道。/p

此男忙用双手掩住耳朵,很不悦地说:“我不耳聋,你说的岔路口已经过了吧,往孙家村不是走这条大路,而是走那条咋道,你是说凉丰镇的孙家村么?”/p

丁香有些懵,这一路走来都是山路,路两旁边全是枯黄的荆棘与树木,难道岔路口过了她没留意?至于孙家村到底是青山镇的还是凉丰镇的,她根本不清楚。/p

此男见丁香晕晕乎乎的,又道:“凉丰镇才有孙家村,青山镇只有孙岭村。”/p

“那就是凉丰镇的孙家村!”丁香清楚记得海棠说是孙家村,可不是什么孙岭村。/p

此男起身,挑起旁边的一担箩,蔫不啦叽地说:“我给你带路吧,我家离孙家村很近,路熟。”/p

“啊?哦哦。”丁香赶紧跟上。/p

此男走着走着忽然回了头,他见丁香跟得这么紧,便迈着大步子与丁香拉开距离。陌生男女怎能相隔如此之近,这位姑娘不懂规矩,他可得自律。/p

丁香哪里知道他这些心思啊,还在郁闷呢,心想这个怪胎干嘛急吼吼地走那么快,害得她简直要一路小跑了。/p

她见此男身材高大,挑着满满一担的东西还能走得这么轻便,看来确实是个干农活的好把手,有力气!她朝箩里扫了一眼,发现里面有米有面,竟然还有鸡蛋和肉!/p

咦?怎么两只箩的上面还各自放着一张大红色的双喜字?既然是送礼的,还是喜礼,他干嘛一副不开心的样子?/p

丁香上前跑了几步,与他齐身走着,笑道:“你这是要去送喜礼吧?”/p

“有大下午的去送喜礼的么,又不是**礼!”此男语气格外的冲。/p

丁香顿住脚步,暗道你心里有火吧,干嘛冲我发?忽然,她又小跑着追上去了,嘲笑道:“那你就是上午去送喜礼,结果被原封退回了喽?你的未婚妻突然不要你了,对不对?”/p

被丁香猜中,此男的脸憋得通红,他没好气地回一句,“女人没一个好东西。”/p

“喂!喂喂!你说谁呢,你未婚妻不要你,你也别以偏概全把所有女人一棍子打死呀?”丁香想到他被女人甩了,心里还挺爽。/p

“我不叫喂,我叫魏大山,女人都嫌贫爱富,这山望着那山高,难道还是好东西?虽然也听说这世上有许多好女人,反正我没见过。”/p

丁香真想回他一句,难道你娘也不是好女人?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话说出来毕竟不礼貌。/p

“哦,我明白了,你未婚妻是嫌你穷了吧?那她家最开始为啥又同意订亲呢?”/p

魏大山一脸的不爽,“凉丰镇算我们魏家村最穷,别的村子依山傍水,有田有地,譬如孙家村就是。而魏家村则一大半是山,只有可怜的十几亩水田,每家只分得那么一小块,这日子过得与青山镇的山沟沟没啥区别。去年我去她家做工盖房屋,她爹娘见我力气大,又听说我读了半年书认得几个字,主动说要把女儿许配给我,订亲整整一年了,没想到正逢今日去送周年礼,她家竟然悔婚,说什么有一位里正的儿子瞧上了她。本来就门不当户不对,悔婚就悔婚吧,谁稀罕谁呀!”/p

魏大山发了一通牢骚,心里终于舒服些了。/p

丁香仍然满心好奇,“当初你和她订亲,肯定是你情我愿的吧,或许是她爹娘想攀人家里正这门亲,而她心里还有你呢,你再去找她说说,别意气用事悔了一桩婚啊。”/p

“算了吧,什么你情我愿啊,当初我就在她家干十日的活,只见过她三面,连她长什么样都没记住。她爹娘把她许给我,她同意,现在她爹娘要悔婚,她也同意,今儿个她给了我一个冷脸后就躲起来了。这叫什么呀,我可没求她嫁给我。留得这些米面、鸡蛋和肉,我家正好可以过一个好年了!”/p

魏大山越说越痛快,忽然,他闭上了嘴,心想自己干嘛跟一个陌生姑娘扯这些呀,看来是真的气糊涂了。/p

他带着丁香来到岔路口,然后走上窄路,到了一口池塘后,他指着前面一个村子说:“那就是孙家村。”他自己则挑着担子走向西面的山坡。/p

丁香朝西面山坡那处瞧了瞧,确实有个小村子,看来那里就是魏家村了。魏家村和孙家村只不过是一个在山坡上一个在山坡下,区别真有那么大么,为何魏家村是凉丰镇最穷的村子,就因为比别村的水田要少?/p

丁香觉得不可思议,几块水田就决定贫富啊!/p

她直接走向孙家村的最西边,因为海棠说过表哥家在村子的最西头。一到表哥家门口,她就感觉到自家与孙家的差距。/p

孙家有五间正房,土砖黑瓦的像模像样,旁边还有三间小房,应该是厨房、杂物间和柴房,不远处还有猪圈和牛栏。门前晒着花生、稻谷,墙上挂着一串串玉米棒,门前竹竿上晾晒的衣裳大多没有补丁。/p

丁香在想,孙家富不富裕不清楚,至少不穷,不会有青黄不接的时候。姐姐要是嫁到孙家,这日子比在娘家应该要强不少,奈何表姑不同意,非要表哥娶什么玛瑙,唉!/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