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左盼右盼着的,终于到了内部比试的那一天,氓燕山人数最少了,只能选出筑基期一人和炼气期一人。本来要是没有长青,大师兄都不用比试,直接代表慧元派去参赛的,所以他看向长青的眼神是恶狠狠的,下一秒就会撕咬下来她的肉肉一般。/p

这天柳疯子被迫不能闭关,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山上的那处大石台旁边:“那你们两个快点开始吧,速战速决!”/p

大师兄是土系的法术,不巧的是他的属行是火,比属性相克的他师傅柳疯子好一点,起码是相生的属性。长青**道的笑了,这些孩子都被万法阁坑坏了!殊不知她也正被归宁坑着。/p

土系法术都偏重防御,大师兄也是。一上场,长青先发制人,长长的藤蔓如同利剑,飞速的打向大师兄,他向后一滚,唤出来把大锤,一捶便生出些许的土来,将长青的藤蔓尽数打在地上。/p

长青便再丢种子,落地即生植物,这般十分耗费心神和灵力,她一个不察觉,叫大师兄落地一锤,分两侧扬起沙土,绕道她的背后,给她重重一击!长青被推倒大师兄的面前,若不是她躲闪的快,大师兄的一锤子就要砸在她的脸上了!/p

“蠢货!土生木,你为何不从他内部攻克他的防御,我没看错你的法术是《季》吧!万物之生长,你怎能畏惧他的不入流的土系法术!”万法阁此刻就在长青的怀中,他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p

长青来不及说感谢的话,当然她也不会说的!那些被土埋没的藤蔓再次破土而出,均聚成一股粗壮的巨大藤树,长青手一挥,藤树笔直的撞向大师兄,大师兄将巨锤置于地上,双手相扣,以巨锤为中心,生出一面土墙,将藤树阻挡了下来。/p

“生!”长青右手手掌合拢平平一推,藤树又化作无数根细小的藤蔓,悄然的钻进了大师兄做出来的土墙,她的右手手指再分开的时候,土墙轰然倒塌,猛然间藤蔓缠住大师兄的腰,长青和藤蔓的速度一样快,她踏空而来,左手的无形紧紧的贴着大师兄的脖颈,无形一闪而过的黑色,让大师兄寒气生起。/p

“你输了!”/p

大师兄面目狰狞,他那捏着锤子的手微微用力,万法阁着急的提醒她:“小心!”归宁手指微张,还没采取行动,有人先他一步阻止了他。/p

“你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吗?”柳疯子不动声色的释放着只针对大师兄一人的威压,他盯着自己手指,缓缓的开口。/p

“一时之怒,过后的后悔你怎么承担?等你渡劫时有心魔了,再想到不应该,那已经迟了!人,可以有愤怒,可以有脾性,但也要有最起码的守则,好了,下去吧!这一场就算是那个谁,谁来的?”/p

长青乖巧的回应他:“师傅啊,我叫长青啊!”/p

“哦哦,长青胜了!接下来你们练气期的比试吧!快点快点!”/p

站在人群中的罗布咬牙,在接下来的比试当中脱引而出,他胜出后想要看看长青他们,哪知他们早都跑的没影儿了,他再次坚定了一个信念,他要强大起来!/p

长青回到大哥三个的院子后自个儿钻进了修炼室去修炼了,这叫一直盯着她的归宁笑了,这家伙终于知道和别人还是有差距的,知道要努力了。/p

门一关,长青将万法阁取了出来:“快!把适合玉锦的毒术通通交出来!我要把她培养成世间第一厉害的毒术大师,好让她保护我!”/p

万法阁无语:“难道不应该是你刻苦努力的修行吗?”/p

“我就稍微努力一下好了,以后都交给玉锦啦!”/p

……/p

慧元派总殿前,总共十人,大家站的整整齐齐,其中包括长青,她此刻居然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翘首以盼等着掌门训话呢!/p

掌门扫了一眼规规矩矩的长青,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咳嗽了两声,这么多年有生以来第一次磕磕巴巴的讲话开始了。/p

“那个!你们要知道,希望,就在你们身上,你们不去拼,怎么知道不可能!下一个赢的人一定是你们!”/p

所有人都踌躇满志,长青身体老老实实的,眼珠子却不停的乱转,这话说的不对呀,只能一个人赢,大家怎可能都赢嘛!/p

掌门亲自带队,领着他们来到了豊水城内城,他们比试的地方就位于城市中央,这里有个巨大的比试场地,长青进去走了一圈,嗤笑道:“和戏台子一般,原来是来让别人看我们表演的,他们好收钱!”/p

独独一个高出平地的巨大的石台,两旁有阶梯能够踏入石台,纯粹就是个角斗场,这么看着想着,长青又想起一件大事来!她拽着玉锦和归宁:“明天才开始比赛,我们先去下注吧!你们有钱吗?都压我吧!”/p

玉锦认真的翻找了储物袋:“我只有三百多一点。”/p

“我有好多,但是我为何要压你啊!万一你输了呢!”/p

长青不高兴的噘着嘴:“我可是你最最亲爱的徒弟啊!你居然对自己的徒弟没有信心,那就是对你自己的不自信!”/p

说归说,最后归宁还是压了她五千块下品灵石,最主要的是他下品灵石带的并不多,在地仙界也没有换取的地方,也算是全压了!/p

所以长青知道她的对手不是通过慧元派,而是□□摊子,她的第一场对手是玲珑楼的陆红,可怕的是她的赔率已经封顶了,不能再高了,可见众人对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多么的不看好。她倒不是生气,而是后悔没有留下点灵石,也投自己!/p

所谓的比试,其实要有多凶残就有多凶残,等长青睡醒了晃悠着来看的时候,不少人已经被用担架抬了下去,看样子没几个月甚至是几年都调养不好了!而围观的群众修为都不高,全部都是在看热闹,在他们心中对于法术华丽的,那就是厉害,打的愈绚烂愈是精彩,活生生的变成了表演。/p

慧元派为了讨好归宁一行人,将他们安排在了比试台不远处的茶楼中,这里的二楼恰好正对着石台,又能喝茶还能观看比赛,美哉妙哉。/p

终于轮到长青,她还没上台呢,人群中就爆发出激动的欢呼声,长青侧耳一听,大多都是在夸奖那陆红,还有个艺名叫做“红玫瑰”。/p

玲珑楼都是修行水行法术的,所以弟子多为女性,引起这样的骚动也是应该的。陆红从右侧登台,她没有走台阶,而是用水法术,两股细小的水柱环绕着她的身姿,如同出水芙蓉般,落在石台上,身后水屏绽开,却又消失不见。这一手玩的漂亮,观众们欢呼声霎时间达到鼎盛,人们齐声喊道:“红玫瑰!红玫瑰!红玫瑰!”/p

归宁将小指浸泡在劣质的茶水中,轻轻的搅动着,茶叶被他弄得在北杯中翻转,它抬头看着长青:“虽然我蛮讨厌虚的,实力才能代表一切,但是我们也不能输了阵势,叫人白白比了下去!去吧”/p

当归宁的手指从茶杯提起,茶叶也随着他的动作从杯子中飘了出来,瞬间,茶叶变成了一朵怒放着的白色茶花,它缓慢的打着转儿停在空中。长青啧了一声:“虽然我觉得我的气质更适合大红色,不过我才不要和什么红玫瑰撞上,所以,今天就安分守己的当一朵白茶花吧!”/p

一步一朵茶花,长青脸上并无笑意,方才才平息的叫好声再次轰然响起,他们说的最多的都是这是哪里来的仙子。等长青站在石台上,白色的茶花均化为花瓣,在长青身边飘舞了片刻,都随着风散了。/p

此刻对面的陆红气的快要炸了,长得比她还要好看就算了,出场方式居然比她要漂亮上百倍!将她的风头抢的一干二净!/p

立于空中的裁判才说了开始,陆红便先发制人,一出手既全力以赴,双手一推,空气中爆发出惊人的水龙,张着大嘴至上而下将长青吞了进去,让人费解的是水龙并没有对长青起到什么伤害,只是让她全身都湿透了而已。/p

长青手中扣着好几枚的种子,她才抬手要丢,突然她的全身都如同冻住了一般,眉毛上瞬间挂上了雪白的晶体,她微微张嘴,哈出一口白色的冷气来,她被冻住了!全身变得僵硬,难以行动!同时,她手中的种子也被冻在手心里,没办法抛出去!/p

对面的陆红此刻却相反,她满头大汗,这样炎热的天气还要维持着冷冻术,灵力如同开了闸的水,停都停不下来的流逝着。她惯常使用一把**,没有多余的灵力,她直接狠狠的朝长青刺去。/p

一瞬间灵力的松懈,叫长青得以缓了缓,侧过身躲避了一下,**将好刺入她的肩膀,那**上带着刺棱,陆红□□的时候还带下来一大块血肉,长青看着自己血流不止的肩膀笑了,好像血是热的呢!她抬起右手按住伤口,手心间的种子终于被血捂化了,顺着血水掉落在地上!/p

陆红再次聚起灵力,长青又被冻住了,这样她的伤口反倒是没有那么疼痛了,带着血水的种子在地上飘着,长青牙齿打着颤:“弄,死,你,丫,的!”/p

地上,窜出数十支血红的藤蔓。/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