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靳家老宅。/p

靳老爷子早年就退了位,每个月都会叫靳家孙辈的孩子们过来聚聚,今晚就是每月一次的例行家宴。/p

晚风拂动树梢,花园里的落叶下午刚扫过,又掉了几片下来,凛然的秋意随处可见。/p

温明珍化了一个伪素颜妆,连香水都没喷,人看上去特别素净,伪装乖乖女的本事倒是熟练。/p

经过靳森身后时,她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脚步。/p

见靳森没什么反应,温明珍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p

她把奇迹天光收在了梳妆台的角落,再也不喷了,绝对不会让堂哥找到机会说她。/p

吃饭的时候,温明珍主动开了头:“我这星期去堂哥那里打工了,每天都是最早到办公室的。”/p

下班也是最早走的,这句话她自然没说。/p

她心里暗暗琢磨,装成勤奋打工人,希望能多收点零花钱。/p

“工作这么辛苦啊,一定饿瘦了吧。”靳老太太看着温明珍,满眼的喜爱挡都挡不住,“阿珍多吃点。”/p

温明珍往嘴里塞了一块瘦肉,寻思着怎么没人说要给她零花钱。/p

要不要再提一嘴,堂哥为了一瓶香水凶她?/p

她嚼着嚼着有点走神,伸出筷子准备再夹点蔬菜,保证营养均衡,这一夹就把别人的筷子夹住了。/p

不知道是谁的。/p

温明珍抬头,四目相对。/p

靳森松了筷子,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轻抬下巴示意:“多吃点。”/p

没听错吧?堂……堂哥竟然在关心她?/p

突如其来的关心把温明珍吓了个半死。/p

这明显是嘲讽,她甚至能从中听出“你不是昨晚刚蹦完迪还敢说工作辛苦”的意思。/p

她差点噎住,筷子掉在桌上,赶紧喝了口果汁压压惊,想打小报告的心立马歇了。/p

温明珍觉得自己好可怜,她只是喷了个香水,又没杀人放火,堂哥总不能记到现在吧。/p

不敢和靳森对视,她只能扭过头换了话题:“我的上司姜司茵超好的,人美心善,教了我不少东西。”/p

哼,她不信了,靳森还能挑出什么刺。/p

靳森妈妈身体不好,在国外养了好些年,他从小就跟着她在国外长大,快上学的时候回了国。/p

温明珍见到他的第一面,就感觉这个堂哥特别冷,反正就是很不好惹。/p

她那会儿年龄还小,也不知道是什么造就了他的性格。/p

长大后嘛,还是稍微好了些,不过,他始终是那副疏离的模样,对谁都一样。/p

“阿珍,你们那个乙女游戏项目不是前几天刚上过热搜?”同辈的另一个堂哥靳绍安帮温明珍找台阶下,“听说危机公关处理得特别好。”/p

温明珍觉得与有荣焉,小嘴叭叭地搁在那吹牛逼:“你不知道吧,这事儿就是司茵姐处理的,听说公司还给了双倍年终奖呢。”/p

其实她入职根本没两天,但不妨碍她能吹啊。/p

从玩家怒骂策划智障,到风评口碑逆转。/p

她讲得那叫一个活灵活现,好像本人就在现场围观了全程。/p

和靳森的冷清性子不同,靳绍安就是捧场王,他夸了温明珍两句,并随口说道:“她这么厉害啊,那我找机会去你们部门看看她。”/p

温明珍被捧得飘飘欲仙:“好啊好啊,司茵姐真人还特别漂亮呢。”/p

话音刚落,周围空气似乎冷下来了。/p

温明珍感觉背脊一凉,悄咪咪地回头偷看靳森一眼。他的视线轻飘飘地带过这两个人,却什么都没说。/p

这下好了,她现在成功地把靳绍安拉下水,他们两个好像都被针对了。/p

真是奇了怪了,温明珍实在搞不懂,刚才那段对话到底哪里有问题!/p

直到晚饭结束,她想破了小脑瓜子,都没想出来。/p

那边,温明珍对长辈们撒娇卖萌,和同辈瞎扯吹牛,十分游刃有余,阖家欢乐的氛围愈发浓郁。/p

嬉闹的声音逐渐飘远,靳森仿佛置身在了热闹之外,有些格格不入。/p

靳森坐在沙发上,低头翻着手机。/p

不知怎的,他有些看不进去,兴许是太过喧嚣,心下莫名地烦躁。/p

刹那间,靳森眼前闪过一个画面,姜司茵坐在摩托上,戴着头盔,很气愤地对他竖了一个中指。/p

像是放慢的镜头,同时还伴随她的声音:“那是我对你比的一颗爱心,中国人不骗中国人”。/p

沉闷的空气舒缓了些,靳森扯松了领带,翻开微信通讯录。/p

看到姜司茵躺了两天的好友申请,他手指轻点,选择了通过。/p

与此同时,姜司茵捧着手机站在出租车停车点,身后是长长的队列。/p

她震惊地盯着靳森的好友验证消息,在原地怔了半分钟。/p

后面的小情侣等得有些不耐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姑娘你车还坐吗?不坐的话,给后面的人让一下啊。”/p

姜司茵回过神,如梦初醒般说了声抱歉:“不好意思啊。”/p

她走到车后,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汽车驶离了高铁站,她才静下心去看手机。/p

微信名靳森,配上一个乌漆嘛黑的头像。/p

简洁明了,透露出一种“我很冷漠你别靠近”的气息。/p

姜司茵怀揣着一颗极强的好奇心,点开了靳森的朋友圈。/p

每个月惯例发几条和公司相关的新闻,很官方很严肃,冰冷疏离的形象,跟新闻里的照片有得一拼。/p

让人不禁怀疑账号是AI运作的,根本不是真人。/p

像地铁老爷爷一样皱着眉,姜司茵翻完这个男人的朋友圈,最后总结了一句话,不接地气。/p

经过周末摩托车的惨痛教训,姜司茵告诫自己,追人要低调,手段不要那么生猛。/p

搞一搞欲擒故纵。/p

面对靳森的聊天框,姜司茵什么都没发,把他搁置在一旁。/p

想不到吧,她加了他的好友,竟然不找他。/p

-/p

星期一清晨,姜司茵仍未收到靳森的消息,她只是稍稍注意了一会儿手机,便不再关注,精神抖擞地去上班。/p

工作不过几天,温明珍就没了刚上班时的兴奋,她连起床都困难,踩点赶到了公司。/p

就算是上班迟了,她也不忘带咖啡给姜司茵,打着哈欠说道:“司茵姐早。”/p

嗅到一丝新鲜的气味,姜司茵靠近问:“换香水了?”/p

温明珍嘴角抽了抽:“都怪我哥,他说不喜欢奇迹天光的味道,非得让我换掉。”/p

姜司茵边开电脑,边附和了一句:“啊,你哥为什么这么做啊?”/p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好奇怪哦。”温明珍终于找到了人抱怨,顿时不困了,“司茵姐你知道吗?我明明在他车上闻到了这个香水,他还死不承认。”/p

姜司茵给了解释:“他可能情场上受了点刺激。”/p

对视了两秒,温明珍从不明白到渐渐领悟,然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哥也有被甩的一天。”/p

“这很正常的。”姜司茵很认真地纸上谈兵,“不管是多厉害的男人,都有他的克星。”/p

温明珍一脸“懂了懂了”的表情,愉快地开启了这一天。/p

温明珍坐在工位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简称傻笑。/p

一股探究欲席卷了全身,她拿出上学时都没有的求知精神,思考了一个上午,这个克星会是谁。/p

好吧,完全没有头绪,看来以后要多注意一下堂哥的近况。/p

顶楼的总裁办里,忙于工作的靳森不知道,“被女人狠狠甩了”这个头衔已经紧扣在了他身上。/p

当然,姜司茵也不知道,一系列的疯狂脑补过后,她已然变成了她口中“靳森的克星”。/p

时间流水似的飞逝。/p

时针在钟表上安静地转了一圈,上班族也在忙碌中度过了一天。/p

秋日的傍晚,天边晚霞带了几分缱绻,整座大楼被夕阳光轻轻笼罩,余晖微凉。/p

夕阳斜射在工位上,暗示着下班时间的到来。/p

工作快结束了,姜司茵伸了个懒腰,久坐以后感觉全身难受。/p

旁边的温明珍一直在瞥电脑右下角,她坐不住了,已经开始收拾桌子。/p

她转向姜司茵的工位,提出邀约:“司茵姐,晚上有约吗?附近新开了一家日料店,我们去尝尝吧。”/p

姜司茵还没来得及答应温明珍,手机响了一下。/p

她侧头瞄了眼,有人发了条微信。/p

【靳森】:上楼。/p

哦,就是一条微信而已。/p

姜司茵转回去继续敲键盘,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拿起手机看仔细了。/p

好家伙,那不是一条普通的微信啊,是靳森发的!/p

她嗖地一下站起来,椅子按照惯性往后面走道滑去。/p

一不留神,手机都要砸在地上摔烂了。/p

动静太大了,姜司茵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婉拒了温明珍:“晚上有点事,下次陪你去吧。”/p

温明珍好奇眨眼:“男朋友?”/p

姜司茵马上摇头否认,编造了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理由:“不是,就一个普通朋友。”/p

“那你晚上陪你的普通朋友。”温明珍把“普通朋友”这几个字咬得很清晰,“下次不能拒绝我了哦。”/p

姜司茵被噎了两秒,微笑着点头,没有多作解释。/p

离下班没有几分钟了,姜司茵先去了趟洗手间,稍微补了下妆。她出来的时候面带笑容,撞见了万萝,脸上的笑容都没收起来。/p

万萝觉得奇怪,但她还是垮着一张丧脸,也没冲姜司茵笑,只当是姜司茵遇见什么喜事了。/p

姜司茵兴奋地上了电梯,摁下了顶楼的按键。/p

说起来,她来顶楼已经好几回了。上次来的时候,她只把手帕给了卫年,让他代为转交。/p

原因也很简单……/p

当时总裁办的大门并没有为她敞开,姜司茵走到总助办公室就被卡了,见不到靳森,正好遇见助理卫年,只能退而求其次。/p

而今天就不一样了。/p

姜司茵出了电梯,没被拦住,直接进了总助办,再穿过一道长廊,就到了总裁办公室。/p

门虚掩着,像是在等她。/p

姜司茵敲了两下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p

靳森正坐着低头翻文件,知道姜司茵进来,头也没抬。/p

姜司茵心知肚明,却偏偏装作不知道,开口询问:“靳总,找我有事?”/p

翻文件的手顿了一秒,靳森波澜不惊地坐在桌前,反问一句:“不是说要跟我解释吗?”/p

来了,他终于问出口了。/p

她准备了一肚子的答案,等的就是这个问题。/p

姜司茵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气,把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我崇拜靳总,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看过你的很多新闻报道,也了解你的履历……”/p

她情绪饱满,又带了些许丰富的情感,很是令人信服。/p

靳森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短暂的沉默过后,他的声音平静响起:“继续。”/p

继续?/p

他这么喜欢被人吹捧吗?但是她准备的话都已经说完了啊。/p

姜司茵说得自己都信了,开始上头,现在的局面不错,她还是想乘胜追击。/p

于是,她垂着头,大脑飞速运转,掏出了必杀技。/p

“为了靳总,我才来到博网科技。”/p

听听,多么真情实感的语言。/p

她相信,没有男人会拒绝一个打从心底里崇拜他的女人。/p

姜司茵垂着脑袋,脸颊有些红,等了又等,没有等到靳森的回复。/p

只能闻到淡淡的冷杉气息,仿佛清冷的森林。/p

她只好抬起头去看,不偏不倚对上了靳森的视线。/p

靳森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对视了片刻,他面色恢复如常。/p

他淡淡开口,语气耐人寻味。/p

“你三年前就知道我会入职博网,你有预知能力?”/p

姜司茵:“……”/p

艹,立人设立过头了。/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