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第 10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那人身上的敌意已经呼之欲出了,靳森并未搭理,他收回了视线,极轻地嗤笑了声。/p

哪里来的叛逆女青年?愤世嫉俗,所以光天化日之下到处释放敌意。/p

他对此不感兴趣。/p

靳森慢悠悠地转回去,平视道路前方,眼神中是居高临下的漠然。/p

而此时,叛逆女青年姜司茵有点发愁,她注意到了熟悉的靳氏轻哂,一颗心完全提了起来。/p

完了,完了。/p

靳森不会认出她了吧?/p

姜司茵倏地把手指收起来,伸手摸了摸脑袋,上面的头盔还在,她盯着摩托上的后视镜,仔细打量了一番。/p

姜司茵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吹了声口哨,好飒好美。/p

绝对认不出来。/p

戴着头盔的她无所畏惧。/p

深色夜幕下,红灯转绿,姜司茵聚精会神,压下身段,拧动油门,投入了喧嚣的车水马龙。/p

就这么一路往东,瞥见杭城夜晚的一隅,夜生活热闹非凡。/p

再后来,姜司茵继续跟着靳森的车,看着他车速变慢,看着他汇入拥挤的车流。/p

过了偏僻的转角,逐渐降速,最后停在了……/p

一个宠物医院的门口。/p

姜司茵:“?”/p

有那么一秒钟,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p

姜司茵刹车停下,把摩托停在了马路对面。她掀开头盔,眼前的遮挡物全然消失,将那头的画面看得清楚明白。/p

她的脚步定住,确认那辆停在医院前的劳斯莱斯就是靳森的车。/p

靳森下了车,走进灯火通明的医院大厅。/p

某一瞬间,姜司茵有些迟疑,双腿钉在地面上,迈不开步子。/p

难道有人会在宠物医院约会吗?/p

姜司茵转念一想,如果那个女孩子是一个宠物医生,那也合情合理。/p

姜司茵对骗感情这事儿很敏感,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p

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跟进医院,如果靳森也是一个骗子,她就决定放弃追他。/p

把头盔重新戴好后,她穿过人行道,加快脚步走向宠物医院。/p

路才走了一半,姜司茵就看到靳森从医院大门出来,身后还跟了个人。她的眼睛瞪大,别的什么都看不清了。/p

靠,他的动作怎么这么快!/p

****!/p

飞速一个急转身,姜司茵小腰一扭,在风中晃了两下,扶着腰站稳,忍痛迈开双腿。/p

她的身形婀娜多姿,愣是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p

靳森步行至车前,停了下来。/p

身后的卫年提着一个宠物航空箱,里面装了一只白色小比熊,和他身上工整的黑色西装略显违和。/p

卫年很尽责,他一板一眼地汇报道:“医院的人说,温小姐一个半小时前来过,和她的宠物狗玩耍了会,但没多久接了个电话就走了。”/p

一通电话把他叫到医院,人却跑没影了。/p

短暂的沉默,靳森面带嘲讽,对这个表妹的懒散性子早已见怪不怪。/p

“先带回去,你打电话告诉温明珍,让她马上来拿。”/p

靳森的公寓和温明珍的家是两个方向,不顺路,他不会为了表妹的一条小狗,绕大半个城市,浪费时间。/p

“是。”/p

卫年应声,然后绕到车身后面,打开了后备箱,把宠物航空箱放进去,小比熊瞪大眼,弱弱地叫了一声。/p

竟然是狗?/p

姜司茵匆匆忙忙地找了个藏身之处,看到宠物箱时才明白过来,是她误会靳森了。/p

她心里暗暗窃喜,还好没进去,不然就要被发现了。/p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p

靳森面无表情地站着,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骤然看向了马路对面,准确无误地看向了姜司茵的位置。/p

这男人什么眼神?/p

随身携带雷达出门的吗?/p

姜司茵出了一身冷汗,她的毛衣里面穿了件浅灰色打底衫,后背都被氲成了深灰,微风一吹拂,冷得渗人。/p

她紧张地抓住毛衣,双臂交叠抱起,环抱住瘦弱的自己。/p

往树丛深处躲了躲,姜司茵听着她加快的心跳声,缓缓地深呼吸,试图给自己纾解。/p

等会靳森要是敢过来,她拔腿就跑。/p

没事的,上学时她800米体测还跑过第一呢。/p

相信自己!/p

街道两侧的路灯,依次排列开来,灯光晕成光团,氤氲在夜色里。/p

灯影憧憧,风吹起对面的树丛,叶子发出轻微的摩擦声。/p

斑驳的树影里,隐藏着一个苗条的身影。/p

倒像是鬼片的开场。/p

头顶的明月被乌云半遮住,车鸣声划过空气。/p

对面的那只美艳女鬼,也被藏在了半明半暗的光影间。/p

靳森无声一哂,助理卫年撕开一包湿巾,递到他面前。/p

他收回目光,接过湿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p

还好没有等太久,靳森的车就开走了。/p

姜司茵总算能正大光明地走出来,她站直身子,抖了抖毛衣上掉落的树叶,有几片黏在衣服上不走,一扯下来把毛线都勾掉了。/p

天好冷啊。/p

姜司茵眉头一蹙,看了看停在路边的摩托,又想到答应过同事,下周一会把摩托还给他。/p

好吧,她只能迎着冷风,骑摩托回家了。/p

-/p

晚上回到家,姜司茵脱下白色毛衣和牛仔裤,思考着要怎么处理。/p

在摩托上,她和靳森对视了一眼,这套衣服以后不能穿了。/p

虽然她不知道那短短的一眼,会不会在靳森的脑海里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是万一呢。/p

姜司茵把那套衣服装进黑色塑料袋,头盔就随便搁在了房间里。/p

平静的周五夜晚很快就被打破。/p

衣服穿到一半,门外传来了小型犬尖利的叫声,狗狗叫得很急。/p

姜司茵:“……”/p

是10楼阿姨的小狗吗?/p

不对啊,以前也没见她家的狗狗跑到这儿来。/p

安静了没几秒,狗叫声再次响起,姜司茵的脑袋从套头毛衣里钻出来,稍微扯了下领子,就往外赶。/p

“来了来了。”/p

姜司茵打开门,消防楼梯的灯应声亮起。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她没注意到,顷刻间,只看得见那只狗狗。/p

家门口坐着一只很可爱的小比熊。/p

它一看到姜司茵,就特别兴奋地小跑进屋,拦都拦不住。/p

比熊犬闻到姜司茵身上的味道,绕着她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在她家地板上,赖着不走了。/p

它好像认错人了。/p

“嘿,小狗狗,你是不是进错家门了?”/p

她弯下腰,对上比熊犬圆溜溜的眼睛,声音温和地叹了口气。/p

姜司茵家的大门还敞在那里,脚步声由远及近。/p

她低着头,看见一双不沾尘埃的皮鞋,以及男人剪裁讲究的西裤。/p

好像有点眼熟。/p

头顶传来清冽的冷杉味道,熟悉的气息在靠近。/p

空气缓慢地流逝,男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p

姜司茵大脑轰地一下,她硬着脖子大喊了声救命。/p

“啊啊啊啊有流氓!”/p

姜司茵抬头,看到靳森神色淡淡,身上仍穿着医院门口的那套西装,在凝眸看她。/p

不知怎的,她方才的胡思乱想都压了下来。/p

“流氓?”/p

靳森语调平缓地重复了一遍,上下扫视姜司茵,目光流连了片刻,发出一声轻笑。/p

单单就这声笑,姜司茵听出了“你有什么好看”的意思。/p

顺着靳森的视线,她很不甘心地扫了眼自己的打扮,哦,原来裹得这么严实啊。/p

她头一回觉得,穿太多也是一种错。/p

憋了半分钟,姜司茵还是不知道说什么。/p

楼道里冷风阵阵,她伸手拉上大门,把一人一狗先放进她家。/p

姜司茵指着小比熊:“你家的狗?”/p

靳森瞥了眼:“家里人的。”/p

回来的路上,靳森先去聚达酒店用了晚餐。/p

几分钟前,靳森刚进自己家,宠物箱放在地上,门还没关。原本的比熊犬,突然不安静了,在箱子里疯狂闹腾。/p

才开了一条缝,比熊犬就迫不及待地窜出来。/p

它跑出门,闻着味道一路跑到了姜司茵家。/p

这种行为只能用一句话形容。/p

比熊犬和它的主人温明珍一样,无法预测。/p

姜司茵还没跟靳森来一段深入对话,搞清楚“他家里人的狗跑到她家”这件离奇的事情,好巧不巧,门铃声响了。/p

略带急促的门铃声。/p

接连不断地响。/p

“姜司茵,我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周意边敲门边说话,手上和嘴里都不落,“我经过你家楼下,看到你亮着灯就上来啦!”/p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姜司茵眉眼一耷拉,立马清醒起来。/p

不会这么巧吧?太特么魔幻了。/p

周意作为姜司茵的资深好友,对她的性格知道得一清二楚。/p

而且,她那张老司机的嘴没把门的,不知道会从嘴里说出什么。要是她和靳森碰面了……/p

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p

姜司茵想哭。/p

今天可真是悲惨他妈给悲惨开门,悲惨到家了。/p

几秒钟时间,姜司茵就做了决定,她一把拉住靳森的手臂。/p

衬衫下包裹的小臂肌肉流畅,能明显感受到男人锻炼得宜,但是她此时并没有心情欣赏。/p

靳森视线缓缓落到她的手上,他面色微变。/p

他稍作挣扎,她紧抓着死不放手,衬衫被她扯乱,不复平整。/p

靳森眉梢抬起,看向姜司茵的眼睛,她仰着一张小脸,他低声唤了她的名字。/p

“姜司茵,你想干嘛?”/p

时间被拉得很慢,姜司茵耳根烧起来,脸颊通红:“你进我的房间躲一会好吗?就一会儿。”/p

靳森泰然自若地站在那儿,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他手臂的肌肉绷紧,手上青筋尽显。/p

他扯了扯嘴角,语调平静:“去你的房间,你确定?”/p

静谧的夜晚,客厅只开了一盏顶灯,昏黄的灯光幽幽洒落,姜司茵的眼里仿佛有细碎星光。/p

她手指蜷成拜托的姿势,睫毛微微颤抖,声音压得很轻,就说了三个字。/p

“求你了。”/p

靳森仍是没有作答,但神色却舒缓了下来,手臂逐渐垂落在身侧,任由她抓着。/p

他的身体放松了,姜司茵能感觉得到。/p

不说话就当他是纵容了她的行为。/p

纵容?/p

姜司茵没想到,有一天靳森也会对她纵容。/p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p

姜司茵拽着靳森的手,弯腰抱起比熊犬,穿过客厅,送他进了她的房间。/p

关门前,她千叮咛万嘱咐:“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千万别出来。我保证,马上就把我朋友送走。”/p

姜司茵一转身,柔软的长发从他面前拂过,/p

她的香味在空气里翻涌,香水的尾调是成熟的香根草气味,还混杂了一点儿微甜的洗发水香。/p

啪的一声。/p

房门重重地关上,把靳森关在了姜司茵的味道里。/p

安置好靳森后,姜司茵大大地松了一口气。/p

她理了理头发和衣服,走回防盗门前,若无其事打开门。/p

周意笑嘻嘻地冲进门:“惊不惊喜,意不意外!”/p

真是有够惊喜的,惊喜到她差点原地去世。/p

姜司茵:“你别乱说话,里面有男人。”/p

周意皱着眉不理解,她露出“你不是刚分手吗”的表情,指了指里面,搞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了。/p

“里面那个是新的呀?”/p

新的鸭?姜司茵被周意这句话震慑住了,这姐们大晚上喝醉酒来的吗?/p

她对天发誓,这一生从未度过如此颠沛流离的一晚。/p

哪里有鸭啊?/p

什么新的鸭,旧的鸭,她从来都没有叫过好吗!/p

周意嗓门这么大,万一靳森听到就要误会了。/p

为了洗清清白,姜司茵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捂住周意的嘴,先堵了她的话头,再提高声音,出声解释。/p

“他是我老板,不是鸭!”/p

几个字响彻客厅,她整个小出租屋都跟着抖了一抖。/p

不好,似乎更让人误会了。/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