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第 8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突如其来的沉默过后,姜司茵意识渐渐回笼。/p

她原先以为,贴在靳森门上的便利贴,不是被当小广告扔了,就是被他完全无视了。今天铁定收不到回信,她都不抱希望了。/p

万万没想到绝处逢生,靳森竟然直接打了电话过来。/p

可以的,看来她的招数效果太好。/p

姜司茵缓缓坐在了沙发上,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开始她的表演:“靳总,你找我有事吗?”/p

她的尾音小心翼翼,还莫名带了一丝欣喜和期待。/p

事情不但没有按照姜司茵的想象进行,反倒像是加了八倍速。/p

靳森很快接着问:“你现在在哪?”/p

这么着急?搞得她都要不好意思了。/p

姜司茵弯起唇角笑了,尽管她在笑,声音却装得很轻软:“靳总很急吗?”/p

对面顿了顿,靳森平静地回答:“很急。”/p

卧槽。/p

不就是一块手帕,靳森至于吗?随便在商场买一块也成啊。/p

姜司茵无语地捏紧手机,另一只手把玩着靠枕上的流苏,这进展快得简直超乎她的想象。/p

于是她语气乖顺:“靳总,那手帕……”/p

话说一半,立马被靳森打断。/p

那边的语气不容置喙,“你现在立刻赶回公司,有工作给你。”/p

姜司茵:“……”/p

她满头冒起了问号,跟预料之中的内容完全不一样。/p

终于意识到不对,姜司茵右眼皮直跳,听完了靳森剩下的话,他声音冷静,仿佛只是公事公办。/p

“你们游戏今天的活动卡被骂上热搜了,决定停服重写,你回公司加班。”/p

半晌,姜司茵倏地回过神,倒吸了一口冷气,握紧她的拳头,砸在了沙发靠枕上,表达她无声的愤怒。/p

反正是在打电话,靳森又看不到画面,她懒得演了。/p

没听到这边的动静,对面的声音略带疑惑:“姜司茵?你在吗?”/p

就知道靳森不会这么好追,那她前面自作多情的表演就显得非常尬了。/p

姜司茵你要冷静,没关系,这都是小场面。/p

小不忍则乱大谋。/p

姜司茵觉得是有必要说点什么,来掩盖之前那段尴尬的互动。/p

她轻咳了一声,镇定道:“我在。”/p

若无其事的两个字,天知道她花了多少的努力。/p

时间静默,秒针滴答滴答。/p

有那么一瞬间,姜司茵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又或许是太过安静产生的错觉。/p

“只要你来,年终奖双倍。”/p

靳森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挂掉了电话。/p

姜司茵站在原地,伸出她的拇指,简单计算了数额。/p

她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感觉浑身上下的气儿都通畅了。/p

双倍年终奖,这就是被钱砸的快乐吗?/p

更何况,四舍五入不就是她男人靳森给她送钱?/p

走到门口,姜司茵忽的停住了脚步。/p

她看向空无一物的置物柜,思索了几秒,转身迈步回到房间,从衣柜里拿出了靳森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p

姜司茵掏出手机叫了车,拎起包就往小区外面走。上车以后,她坐在副驾驶,低头浏览手机,了解清楚今天早上的新闻。/p

《城市恋人》现在已经停服,并在微博上发表了停服公告,向玩家们致歉。/p

这算是她们游戏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p

以往的问题只是卡面画工不够精细,游戏福利不够丰富,这些都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补偿,但剧情糟到大佬们闹到宣扬要退服还是头一回。/p

此次危机公关意味着推翻剧情、卡面重画、声优老师连夜加班……/p

牵一发而动全身,重新设计一张卡牌会牵扯到方方面面。/p

游戏虽然已经停服维护,但是万萝写的那版生日剧情,已经被部分玩家录屏,放在了b站上。/p

可想而知,这次的活动阁会在以后被无数次拎出来鞭尸,使业内的乙游策划引以为戒。/p

姜司茵之前忙于工作,万萝又跟防贼一样防着她,怕她抢自己功劳似的。/p

因此,她没看过万萝写的卡面剧情。/p

姜司茵全程皱着眉头看完了万萝写的新剧情,气得差点想把手机摔了。/p

难怪啊。/p

这台词把纨绔富二代的人设都写崩了。/p

这角色是姜司茵这三年的心血,她熬夜加班,去了好几处地方采风,力图把角色人设做到完美。/p

短短一天,万萝就把她做出的努力全部白费。/p

姜司茵生气归生气,迅速开始寻找解决办法。/p

这个剧情,在原有基础上修改是不可能了,那要大刀阔斧地改,不如找个新题材吧。/p

她撑着下巴,思路在大脑里逛了一圈,突然想到了包里的U盘。/p

这不是有现成的剧情吗?/p

姜司茵一拍脑袋,她可太聪明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夸自己。/p

周末写的超跑之约,虽然是给总裁人设的,但同时也适用于纨绔富二代啊,区别只是在于人设不同罢了。/p

只要把总裁的台词改成纨绔富二代的性格,时间都能省下大半。/p

想到这儿,姜司茵点开通话记录,先存了靳森的号码。/p

随即,她发了一条信息:“靳总,你觉得超跑之约可以吗?我周末已经写好了稿子,改改就能用哦。[爱心][爱心]”/p

姜司茵知道靳森肯定不会回,她也只是随手一发。/p

看到这些爱心,他会回复才有鬼呢。/p

出租车司机很给面子,知道姜司茵急着去加班,一路踩油门,停在了博网科技总部大楼。/p

姜司茵付完款下车,急匆匆往里赶时,手机振动了。/p

临近中午,阳光刺眼,她眯着眼随意看向屏幕,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p

不是垃圾短信,不是10086的欠费消息,这一次确实是靳森发过来的。/p

虽然就只有一个字。/p

“嗯。”/p

但就是这么一个字,姜司茵看出了一种“你超跑坐得还满意吗”的感觉。/p

姜司茵垂着眼睛,许多念头翻滚,最终压了下来,没有再骚扰靳森。/p

她的双倍年终奖还在等着她,追男人哪有钱重要。/p

在工作上,姜司茵这人就是喜欢跟自己较劲儿。/p

大学的时候,她和朋友们做的独立游戏拿了Indieplay独立游戏大赛的最佳叙事,毕业后,又进了博网做乙游,角色人气流水每次都被点名表扬。/p

这个角色,姜司茵接手这么久,她不希望被万萝的失误毁掉口碑。/p

回到办公区,同事们的目光都纷纷落在姜司茵身上,尤其是万萝,她的眼神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又或者更多的是羞愧。/p

姜司茵淡定地走到万萝……旁边的工位,跟这个角色的原画师沟通:“我们谈谈细节,等我改剧情的时候,你先把卡面画了。”/p

每个字扎在万萝的耳边里,格外刺耳,一张脸死气沉沉的,连假笑都装不出来。/p

原画师怔了一怔,立马点头应好。/p

姜司茵把大致几个场景讲解清楚了,大家回到自己工位上,各忙各的。/p

项目组的人手里工作都忙不过来,根本就没来得及吃瓜。/p

唯一尴尬的只有无事可做的万萝。/p

因为靳总交代了,这次的剧情不让她插手,一个字儿都不行。/p

姜司茵打开电脑,导入U盘里的剧情。/p

刚才在电梯上,她已经在脑海里顺过一遍了,需要改动的台词并不多。/p

已经有一个月没接触这个男主了,好在姜司茵有三年的经验,全心投入沉浸其中,她过了十分钟就上手了。/p

稿子修改完毕,把每个细节都敲定好,姜司茵花了一个小时。/p

她详细检查了一遍,起身走进伍策划的办公室。/p

伍薇才瞄了眼开头,就觉得不错,面色复杂:“你这剧情什么时候写的?”/p

姜司茵笑了笑:“就是周末那份写给总裁的SSR卡,现在拿过来改改人设和细节,很适配吧?”/p

伍薇:“你的剧情通过了,我之前已经联系过声优了,画好卡牌后先重新出个预告pv,剩下的就看我们赶工进度了。”/p

停了几秒,伍薇的声音再次落下:“还有之前答应你的事……”/p

姜司茵漂亮地扳回一局,心情舒畅地回到工位上,一分钟后,伍薇也来到办公区。/p

伍薇先是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万萝,暗自叹气,随即宣布。/p

“司茵的剧情写完了,等画好卡面,我们先发一条卡面微博上去。万萝负责的角色重新交回给姜司茵。”/p

听到这,姜司茵抬头看了眼,万萝紧紧抠着手指,美甲上的钻都要给她掐掉了。/p

“另外……”伍薇继续开口,“万萝因为工作失职,扣除一个月的工资。”/p

这句话不但狠狠打了万萝的脸,连举荐她的伍薇都觉得难堪。/p

这一个月来,姜司茵和万萝之间的暗潮涌动都被同事看在眼里,万萝仗着是关系户从姜司茵手中抢走热门角色,还出了岔子。/p

这下好了,同事们都为姜司茵高兴。/p

主策划去跟声优进度了,主美在这儿盯原画师们的赶工。/p

一时之间,大家都埋头赶进度,办公区鸦雀无声。/p

姜司茵闲了下来,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想到了包里的那枚手帕。/p

她伸手翻包,凑近去问了问,嗯,之前留的香味还在。/p

-/p

傍晚时分,乌云席卷着天空,暴雨将落未落。/p

博网大楼地处市中心,员工们加班加点,外面车水马龙,路人形色匆忙。/p

顶楼窗明几净,落地玻璃窗使得阴沉的天空一览无余。/p

手游部动作很快,已经赶好了预告卡面,并在最新时间放上了微博。/p

接到助理消息的时候,靳森正在接电话。/p

通话的同时,卫年把翻开的笔记本放在靳森面前,屏幕上显示的是新预告和最新评论。/p

靳森喝了口咖啡,边打电话,边扫了眼屏幕。/p

活动卡现在已更名为——超跑之约。/p

视线停留片刻,姜司茵的脸在靳森眼前一闪而过。/p

上周六,超跑俱乐部里,布加迪经过赛道,她吓得手脚发软,眼眶微红。/p

仅仅一秒,靳森就移开眼,他拿起一支钢笔,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桌面。/p

电话还在继续,没一会儿,卫年又走进办公室,往桌上放了块手帕,压低声音道:“姜小姐给的。”/p

靳森隐约听到卫年的声音,他的注意力不在这儿,抬手示意卫年下去。/p

又过了一刻钟,电话终于结束。/p

靳森松了松衣领,揉着眉骨,忽然有一股很淡的味道袭进鼻间。/p

和他的办公室格格不入。/p

靳森掀了掀眼皮,目光缓缓落在了旁边的那块手帕上。/p

犹如风吹过开满花的梨树,花香里还夹杂着一丝清新的果香。/p

极其浅淡的香味浮动在空气里,不由分说地涌到他周身。/p

仿佛姜司茵就在这里,看着这间办公室,看着电脑桌面的超跑之约。/p

看着他。/p

靳森眼皮跳了一下,视线迅速挪开,他莫名地伸出手,按下笔记本的屏幕,把电脑合上。/p

窗外暴雨初降,一切归于沉寂。/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