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第 6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看着靳森的眼神,姜司茵背脊发凉,内心波涛汹涌。/p

来不及了。/p

她已经上了他的车,就没有下去的可能性了。/p

姜司茵只能无精打采地低头,默默地扣上了安全带,瘫坐在副驾驶上。/p

如果等会儿车速太快,保护好自己,是她最后的倔强。/p

靳森垂眸,姜司茵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他的眼中,视线掠过她身前的安全带。/p

他语气耐人寻味:“扣好了?”/p

姜司茵乖巧地点头,但右眼皮突然一跳,她莫名心慌。/p

怎么了?她姜司茵从小到大还没有怕的东西,就算现在贞子爬到她眼前,她也能面不改色地把它踹回去。/p

还会怕区区一辆布加迪?/p

笑话。/p

靳森慢悠悠地收回视线,他单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直视前方。/p

车顶骤然收起,风猛地刮进车厢里,车身线条在阳光下倍显流畅,这才彰显了敞篷跑车的魅力。/p

靳森一脚踩下油门,布加迪瞬间驶入赛道。/p

姜司茵猛吸一口冷气,身子栽向前面,还没反应过来,人又被安全带拽了回来,过山车般的体验。/p

特么的别人开车要钱,他开车要命啊。/p

顾泽的黑色迈巴赫就在前面,比他们早开出去两分钟。/p

靳森又是一个加速,顿时超越了那辆迈巴赫,车速越来越快,直接把所有人都甩在了后面。/p

“靳……”姜司茵的叫喊在风中破碎。/p

她无比庆幸自己穿了防护服,不然可能今天就死在靳森的车上了。/p

跑车转弯又直行,绕了一圈又一圈。/p

姜司茵反反复复地被甩来甩去,在这辆车里,就只有胸前的安全带是最靠谱的存在。/p

这时候,姜司茵已经顾不上发型了,没有一丝惬意的感觉,她放弃了挣扎,整个人往后靠去,背部贴紧了车座。/p

她捏住安全带,心脏在噗通乱跳。/p

姜司茵认命地闭上眼睛。/p

靳森打着方向盘,轻轻瞥了她一眼,目光划过她颤抖的睫毛。姜司茵的身体也在轻颤,纤细的手脚似乎已然发软。/p

她仿佛一只受了惊的兔子。/p

脆弱得不堪一击。/p

这回她连装都不用装,眼角硬生生逼红了。/p

车速慢了下来,不像先前那样极具攻击性的开法,布加迪恢复了平稳而缓慢的走向。/p

轻柔的风拂过姜司茵的脸颊,她缓缓睁开了眼。/p

布加迪拐了个弯,开出了超跑俱乐部,转而进入了盘旋的山路。/p

咦,他们不是在赛车吗?/p

怎么现在开到盘山公路上了?/p

姜司茵百思不得其解,抬眼看向靳森的侧脸。他的衬衫解开了两颗纽扣,少了禁欲气,隐约能看到锁骨。/p

姜司茵还没来得及往下扫一眼,两人猝不及防地对上视线。/p

她眼眶微红,头发乱了,还在拼命地喘息,好像没从刚才的赛道那儿缓过神来。/p

四目相对,姜司茵这会儿笑不出来,唇抿成一条直线。/p

冷杉味道随风而来,靳森淡声问:“玩得开心吗?”/p

Hello?你看我像是开心的样子吗?/p

看着她这张柔弱的脸,他是怎么能平静地问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p

就真的离谱。/p

姜司茵颤巍巍地说了今天的第一句实话:“不开心,我怕。”/p

她的喉咙被风灌了一路,嗓音变得沙哑,眼神可怜巴巴,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p

姜司茵看见靳森弯唇,轻笑一声,她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p

他还能笑得出来?过分!/p

她已经四肢乏力、精疲力尽地瘫软在这里了。还不是因为他?/p

作为一只待宰的小羊羔,姜司茵觉得她是没法保持形象了。/p

可惜她现在手脚酸软,连抬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p

靳森打方向盘过弯,似乎想起了什么,轻哂:“姜策划有灵感了吗?”/p

姜司茵刚才全身泄了劲,没注意周围的环境,听到这儿,目光渐渐聚焦,看向车外。/p

时间已至中午,清凉的秋风兜头袭来。/p

阳光落进了车内,照亮了两人,敞开的跑车外,山间的景色一览无余。/p

姜司茵愣了,靳森开出超跑俱乐部,就是为了让她找灵感?/p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但她现在只能强忍住身体的酸痛,看着山间的绿林转移注意力。/p

或许是因为靳森终于有了点儿人性,又或许是因为这里风景太好,姜司茵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下来。/p

她梳理了一遍坐跑车的体验,逐渐在大脑捋出一条清晰的思路。/p

-/p

布加迪开到了山顶,停了一会,靳森去接了个电话。/p

远处是绿木,近处是悬崖,倒有了几分与世隔绝的意味。/p

男人站在崖边,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答,他微低着头,周身是太阳的光晕,显得他眉眼深远。/p

姜司茵坐在车里,迎着耀眼的阳光,偷拍了一张他的背影。/p

靳森站在山顶,居高临下地俯瞰,像是在睥睨众生。/p

姜司茵看着照片啧啧两声,感叹她的拍照技术还真是进步神速。/p

指不定哪天能掏出来表达她对他的喜欢。/p

计划通。/p

过了一会儿,靳森坐回车里,扣好安全带,手臂不经意蹭过她的防护服。/p

硬邦邦的,但能想象里面纤细的身形。/p

靳森慢悠悠地回头,打量姜司茵一眼,问:“休息够了吗?”/p

姜司茵愣了一下,有些出乎意料。/p

在这休息一天都行!/p

能这么说吗?/p

姜司茵没有得寸进尺,只是故作矜持地点点头:“可以回去了。”/p

他们按照原路返回,开回了俱乐部。/p

尽管已经在车上坐了一段时间,姜司茵下车的时候还是觉得腿有点软。/p

可能是刚才的后遗症,姜司茵差点踩空,整个身子软了软——/p

靳森眼疾手快,扶住了她,隔着厚厚的防护服,捏住了她的手肘。/p

姜司茵仰起头解释,眨了眨眼睛,轻柔的声音咬得刻意:“第一次坐,没经验。”/p

话语暧昧不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p

靳森右手青筋凸显,他松开了手,似乎已经没有继续交流的欲望。/p

“……”/p

姜司茵脚步虚浮,她眼眸转动。/p

刚才可能产生了一点误会?/p

随便吧,反正她今天也不是第一次说错话了。/p

“我们这都已经比了好几圈了。”顾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哟,靳总开了这么久的车?去哪儿了?”/p

姜司茵接道:“没什么,其实就是去找了下灵感。”/p

顾泽的视线在两人间逡巡。/p

不知道他信还是没信,松散地扯了下嘴角。/p

“不是我说,你今天运气真好。”顾泽笑了笑,“这辆布加迪是限量,全杭城就这么一辆,你算是第一个坐他车的人。”/p

靳森没说话,扫了眼顾泽,眼神波澜不惊。/p

姜司茵友好地笑了下,算作回应。/p

她能说什么?继续吹彩虹屁?那可不行,她吹捧太多他就不会信了。/p

姜司茵去更衣室,把防护服换下来。/p

她回到大厅,靳森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看了过来。/p

他们隔着人群,视线遥遥相交。/p

姜司茵露出一个怯生生的微笑,靳森视线挪了几寸,又很快收回。/p

她胳膊上挂着外套,腰带收得很紧。/p

底下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p

从他们的对话里,姜司茵听到,靳森下午好像要去接一个人。/p

俱乐部在郊区,不好叫车,顾泽提出想送姜司茵回去,被她拒绝了。/p

小顾总花名在外,万一被狗仔拍到了呢?/p

姜司茵可不想成为他绯闻女友之一。/p

顾泽完全没有架子,被拒绝了两次倒也不生气。他和几个朋友坐沙发上聊天的时候,不时瞥姜司茵几眼。/p

博网总部和世能大楼离得很近,总有机会再见面。/p

还好靳森不是毫无人性的资本家,姜司茵最后还是坐了他的车。/p

当然只有司机送她。/p

姜司茵在劳斯莱斯后座瘫了一路,回到家,还是浑身酸痛。/p

她走到全身镜前,发现内衣带在肩膀上留了很深的痕迹。/p

可能是之前在赛道上,安全带扣得太紧,动作幅度太大。/p

为了追一个男人,她容易吗?/p

姜司茵身残志坚,打开了电脑。/p

她不浪费一点灵感,把刚才在车上想的剧情先顺了顺。/p

姜司茵在文档名上敲了四个字,超跑之约。/p

她手指动得飞快,键盘敲得很响,文思泉涌,工作状态简直达到了近几天的巅峰。/p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夕阳余晖落在屏幕上。/p

合上电脑,姜司茵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p

刚才太投入了,手机的消息一概没理。姜司茵打开微信,看见主策划伍薇十五分钟前给她发了消息。/p

【伍策划】:人设写得怎么样了?/p

姜司茵回了句“差不多了”,点了份外卖,很快又收到主策划的消息。/p

【伍策划】:星期一带来公司给我。/p

姜司茵答应了,手机铃声紧接着响起。/p

这时,周意正好打电话过来:“上午去哪儿了?我去你家找不到人啊。”/p

姜司茵无语凝噎:“为了写一张总裁的剧情卡,我去俱乐部坐跑车了。你知道吗?那是全杭城就一辆的布加迪。”/p

“这不是好事吗?怎么听着感觉你很难受?”/p

“他时速特快,在赛道上绕了好几圈……”/p

姜司茵说到这就脑壳痛:“现在我可太疼了,不仅胳膊疼腿疼,浑身上下哪哪都疼!”/p

电话那头,周意的笑很放肆:“不是啊,你这确定只是普通的跑车卡,而不是开车卡吗?”/p

姜司茵打住她的念头:“不要笑得这么变态,我就是坐了一趟跑车,又不是车.震,谢谢。”/p

周意顿时改口:“可以啊你,刚认识就能坐上他的布加迪。”/p

被周意这么一吹捧,姜司茵脑海里又浮现出靳森的脸。/p

她忙活一整天,累得有些记不起来了,总觉得他有什么东西落在她这儿了。/p

外卖员敲响了门,姜司茵一边应声一边走到门口。拿完外卖刚关上门,她转过身,视线落在了玄关处的置物柜上。/p

那里放着一块手帕,像是被人随意扔在这。/p

姜司茵顿住,目光久久地停留,她突然记起和靳森第一次见的那个晚上。/p

在电梯里,男人西装革履,递给狼狈的她一块手帕。/p

姜司茵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借一还,有来有往。/p

这还怕找不到机会靠近他吗?/p

很好,她离爱情又近了一步。/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