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 3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车开到了杭城东面,停在御桥轩门口的泊车台。/p

靳森刚下车,手机便震动起来。电话那头的人在恳求:“哥,我错了,别停我的卡行吗?”/p

进了大厅后,靳森边听电话边朝电梯走,径直上了顶层包厢。/p

长廊上人少安静,除了往来的侍者,还有其他包厢别人的女伴,经过靳森身边,带着毫不掩饰的眼神。/p

靳森目不斜视,侍者推开包厢的门,他这才给了回应,语气略带嘲讽:“想要生活费,自己去挣。”/p

挂掉电话,靳森信步而入,包厢里给他留了正中央的位置。/p

几个人有说有笑抬起头,世能科技的小顾总顾泽靠着沙发,挑眉笑道:“靳总怎么才来啊,正等你呢。”/p

手机又响了,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来的。/p

靳森按掉电话,懒得再看,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躬身坐下来,加入他们的牌局。/p

没一会儿,顾泽的手机响了,他捞起手机,吊儿郎当地笑:“哟,靳总你堂妹把电话打我这儿来了。”/p

靳森没搭理,顾泽直截了当地开了免提,温明珍的声音响彻包厢:“我哥在你们那儿吗?”/p

靳家这一辈,就温明珍一个女孩儿,她从小被惯大,大学刚毕业几个月,现在也没找个正经工作。/p

温明珍放肆地浪了一段时间,前几天刚被停了卡,总算消停了。/p

顾泽扬了扬眉,冲手机喊:“靳总日理万机,我攒的接风宴,他迟了半个小时,现在刚到。”/p

靳森掀起眼皮,凉凉地看了小顾总一眼。/p

顾泽明显收到了靳森的嘲讽信号,从他眼里看出了“你觉得我跟你们这种纨绔能一样吗”的意思。/p

一听靳森在,温明珍的语气立即变得小心翼翼:“你跟他说,我愿意去工作,能不能帮我安排到手游部啊?”/p

靳森动作顿了顿,从桌上捞起一张牌,还是没应声。/p

顾泽擅作主张回答:“我开了免提,你直接说,他能听到。”/p

电话里,温明珍还在絮絮叨叨:“职位我都想好了,剧情策划就挺适合我的,我这阵子玩了不少游戏,查过了有个叫姜什么……”/p

“哦对,姜司茵,我想跟着她干。”/p

闻言,靳森轻微抬眸,视线偏了偏,落在手机上。/p

他仍未接话,但手里的牌却停了,温明珍在耐心等待答案,包厢里沉默了半晌。/p

吊顶的灯散发着暗光,靳森垂了眼,几个画面闪回。/p

从穿着睡衣站在他家门口的身影,到今天傍晚她奇怪的言语,种种印象叠加……/p

靳森忽然开口:“那个项目组人满了,你换个游戏。”/p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温明珍的不满,她委屈道:“不要嘛,我就要去乙女游戏部!姜司茵以前做的独立游戏我都玩过,我就想跟着她。”/p

“哥,你收了我给你买的袖扣,也该答应我的要求吧。”/p

最后,这通电话以温明珍的无理取闹收场,被靳森强制挂断。/p

-/p

这一夜,姜司茵睡得很不踏实,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p

后来还莫名其妙梦到了靳森,她的追人计划成功了。/p

她从靳森的房间走出,刚好遇到了渣男,渣男向她求复合,靳森从背后挽上她的腰。/p

耳鬓厮磨,低音炮在耳边仿佛3d环绕音般响起。/p

“她现在是我的了。”/p

姜司茵睁开眼醒来后,昨天的郁闷一扫而空。/p

吃完早餐,姜司茵翻找了好久的衣柜,才找出了一条闲置的白色针织裙,裙子正好到膝盖,露出白皙的小腿。/p

她向来喜欢浓烈的颜色,很少穿素净的衣服。/p

出门前,姜司茵心念一动,走回梳妆镜前,换了个清纯的妆容。/p

早晨忙碌的通勤,也没影响到姜司茵的心情。她踩着小高跟,满意地走进了博网科技的大楼。/p

姜司茵硬件条件太好,今天换了一个风格,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都写满了清纯,在公司的回头率更高了。/p

在一众目光追随中,姜司茵出了电梯,在工位上落座。/p

她打开文档开始写总裁人设,可能脑子抽了,在姓名那一栏打下了两个字。/p

靳森。/p

办公室陆陆续续响起说话声,姜司茵清醒过来,立马把靳森两字删掉。/p

“姓名:XX,职业:总裁。”/p

“人设:英俊风流,温柔体贴,器大活好,耐力十足。”/p

白菲踩着点打卡进公司,瞄了一眼,连连点头表示理解:“要不再加条一夜七次?”/p

姜司茵僵了一秒,赶紧把刚才写的字删除。/p

转眼过了快一星期,姜司茵换上了藕粉裙。/p

到了周五下午,制作人伍薇把姜司茵叫进了办公室。/p

“两星期后,有个新人,到时候你带一下。”/p

说话间,伍薇上下打量着姜司茵的打扮。/p

姜司茵今天穿了身藕粉的针织连衣裙,因为办公扎了低低的马尾,和平日里的气质不同。/p

尽管姜司茵衣服只是轻奢小众品牌,仍旧美得扎眼。/p

一大早,伍薇就接到了靳总的电话,电话里他亲自下达了命令,指名要姜司茵来带新来的实习生。/p

伍薇当然不觉得一个实习生和靳总有什么关系,但姜司茵就说不定了。难道靳总上任没几天,就对姜司茵另眼相待了?/p

姜司茵不理解:“我们游戏都开服两年了,还招人?”/p

“也就三个月实习期,上面还说了,越严格越好,实习期过不了她就走人。”/p

顿了几秒,伍薇特地强调:“而且是靳总特地点名要你带的。”/p

姜司茵短暂出神,她也不明白靳森为什么会这么做。/p

下一秒,姜司茵听到伍薇试探的声音:“你和靳总是第一次见面?”/p

“要不您亲自去问靳总?”姜司茵了然,故意说得模棱两可,“毕竟我们靳总一向体恤优秀员工。”/p

伍薇脸色一僵。/p

她以为靳森真的对姜司茵有优待,没把之前的话说死,语气放软:“给小万的角色你也做了三年了,总得给新人成长的机会。”/p

“我跟你保证,如果万萝这次能力不过关,我让你重新接手。”/p

姜司茵心中冷笑,伍薇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可她作为总策划,却把工作给了她的侄女。/p

“那希望她下周的活动不要求到我的头上。”/p

姜司茵和伍薇有过节,不代表她会对工作敷衍。/p

下班时间,姜司茵还在打字,她重写了一份粗略的策划案,大部分同事都已经走了。/p

姜司茵进了电梯,摁下一楼的按键,电梯在行政部那楼停了会,进来三个女员工,她们要去负二层停车场。/p

“我后悔说想当老板娘了,收回之前的玩笑话,靳总真的好可怕。”/p

“可不是吗?”另一个女同事说,“蒋经理好歹也辛辛苦苦干了十年,他眼都不眨说开就开!”/p

“我还听说了,靳总话不多,句句扎心,蒋经理被辞的时候,一个字儿都不敢说,应该是落了把柄。”/p

“你说像靳总这样冷漠无情的性子,会喜欢什么样的人?”/p

“那我盲猜一个,小白花。”/p

“小白花什么的不知道,听世能科技的小顾总说,靳总最不喜欢作精了。”/p

姜司茵完全听进了耳朵里,电梯已经降到了一楼,门开了,但她没出去。/p

不喜欢作精喜欢小白花?她懂了。/p

一个星期了,她都没见过靳森了。/p

他们的工作时间似乎完美错开,在公司、在小区,他都不见人影。/p

虽然追他有难度,但姜司茵半点没迟疑。只要她一想到那张脸,她觉得她又行了。/p

电梯下到了负二层,行政部的女同事走了出去。/p

姜司茵的脑袋还在思考,但她的脚已经迈出了电梯门。/p

她走进停车场,很快就找到了靳森的专属车位,因为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明晃晃地停在那里。/p

姜司茵松了口气,还好靳森没走,不然白来一趟了。/p

俗话说,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p

她的长相,再加上一点点套路,搁在古代,应该都能祸国殃民了。/p

姜司茵走到那辆劳斯莱斯边上站着等,先是盯了会电梯,好几次走出来的都不是靳森,然后她就开始看着地面走神。/p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姜司茵快要放弃了。/p

眼前出现了一双从未见过的黑色皮鞋,她不熟悉,却有冷杉味飘入鼻间,仿佛来自森林,清冷又禁欲。/p

姜司茵缓缓地抬起头。/p

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他们四目相对。/p

姜司茵眨了眨眼睛,细碎的光在她眼里闪烁,声音温声细语,带着些许破碎感。/p

“今天下雨了,我的车停得比较远,顺路的话,能送我一程吗?”/p

活脱脱一个需要人随时呵护的小白花。/p

这下你舍不得拒绝我吧。/p

靳森并不意外,淡淡地看了过来:“你之前不是说对总裁有偏见?”/p

他的反应很平静,似乎没被她这副装扮勾到。/p

姜司茵万万没想到他下面接的是这句,她有点心虚,脸上的笑容僵了,这他妈该怎么圆?/p

…都快一星期了他还记得呢?/p

……她怎么就忘了自己说过这话?/p

…………是想逼他扛着火车逃离她吗?/p

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姜司茵只能在这淡淡的尴尬里,继续维持她上扬的嘴角,低头羞涩地咬了一下唇瓣。/p

气质清纯又干净。/p

靳森无声一哂,打量着她几眼,目光多了几分探究。/p

姜司茵有点发怵,还好她今天化了妆,虽然脸皮不厚,但无懈可击的美貌也能挡上两枪。/p

靳森轻笑了声,他笑意不及眼底,轻描淡写地说:“那我不顺路。”/p

姜司茵:“……”/p

问都不问哪个方向,就说不顺路?/p

我们不是还住同一幢楼,你忘了吗!/p

姜司茵在心里吸了口气,扬起精致的小脸,笑得善解人意。/p

她心里默念着好事多磨,帅的人有点脾气才更有魅力。/p

姜司茵走得很慢。/p

分明踩着一双小高跟,硬被她走出几分柔弱感。/p

靳森站在车旁,进车前,他偏头看了一眼姜司茵,针织裙恰好垂到膝盖那儿,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背影纤细婀娜。/p

-/p

在停车场这么一待,姜司茵错过了打车时间,又撞上了晚高峰。/p

她坐地铁到了家附近的地铁站,半天都没打到车。/p

姜司茵怀疑是不是出门忘了看黄历,今日不宜出行。/p

她在地铁站徘徊了一圈,最后看中了那一排共享电动车。/p

姜司茵悲催地穿着高跟鞋坐上了共享电动车,她准备回家后就发微信,催周意把她的车还回来。/p

是什么让小仙女夜里穿高跟鞋骑电动车?/p

是什么让年轻小富婆深夜痛哭?/p

靳森在君明庄待了半小时,走出来的时候,夜色渐深,他忽觉鼻尖微痒,轻咳了一声。/p

包厢的气氛无聊又沉闷。/p

靳森随便敷衍了一下就离开了,上车后他闭眼眯了一会儿,睡不着又睁开了眼睛。/p

前面出现红灯,车缓缓停了下来。/p

半开着窗,风打进车里,疏散几分燥意,靳森揉了揉眉骨,他不经意看向路旁。/p

以为是他看错了。/p

靳森又仔细看了一眼,挑了挑眉,目光平静。/p

在旁边机动车道,穿着风衣小裙子、踩高跟鞋骑着共享电动车的人,不是姜司茵又是谁?/p

姜司茵只说了她的车停得远,又没说那是汽车。/p

靳森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而笑了:“在前面停一下。”/p

红灯亮起,姜司茵停在了路边,余光中一辆车靠近,在她旁边停了下来。似有所感,姜司茵看了过去。/p

车窗摇下,姜司茵对上一双疏离薄凉的眼睛。/p

眼前这人不是靳森还有谁?/p

刚才她在大冷天飙车的背影全被看到了?她营造的娇弱小白花的形象可不能随随便便被误解。/p

姜司茵整个人都僵住了,脑袋飞速运转,想找个借口糊弄一下。/p

没等她想出完美的理由,靳森靠在座椅上,双手交握,缓声道:“你这车停得是够远的。”/p

恍然大悟,又意味不明。/p

绿灯亮起,车流恢复如常,姜司茵看着车窗重新关上。/p

再给她一分钟,她真的可以解释的。/p

然而,靳森的汽车已经开远了。/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