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 1 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下午5点,杭城忽降暴雨。/p

姜司茵撑着伞站在中城花园门口,肚子一阵阵地疼。/p

深秋的雨愈下愈大,马路在雨水中被冲刷得光滑洁净,空气潮湿又冰冷。/p

等了很久,她才等到一辆出租车。/p

姜司茵强撑着不适坐进车里:“师傅,能开快点吗?”/p

“现在这个点儿挺堵的。”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那张纤弱的脸,“姑娘,我尽量啊。”/p

今天是姜司茵的生日。/p

她点开微信页面,祝福寥寥无几,父母各自重组家庭,很早就不记得她的生日了。/p

但是,男友苏峻今天也没发任何消息,沉默得反常。/p

姜司茵和苏峻网恋了三个月,虽然没见过面,但平时他总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p

他们约好了今天网恋奔现。/p

等红灯的时候,司机往后看了看,搭腔道:“这么着急,去见男朋友啊?”/p

“网恋对象。”/p

“网恋?那可不靠谱。”司机好心提醒,“小姑娘你长得好看,很容易被骗的,要擦亮眼睛。”/p

姜司茵顿了顿,答了声:“好。”/p

都说网恋是见光死,但她觉得她会是例外。/p

两人同是游戏策划,姜司茵在大公司博网科技,苏峻正在创业。/p

他们是在一个互联网微信群认识的。/p

苏峻言语得体,不会口无遮拦地调侃女孩子,也不会膨胀得到处吹牛。/p

姜司茵是颜控,这段网恋的开始,是源于苏峻发来的一张照片。/p

西装革履,气质出众,无可挑剔的五官,完全是她的理想型。/p

她母胎单身多年,看到那张脸,才明白什么叫心动。/p

网恋这三个月,姜司茵给苏峻买过贵重礼物,也帮他做过策划案。她理解苏峻创业的辛苦,他时常忙得连微信都不回。/p

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苏峻给她制定了庆生计划。/p

他们约在了咖啡馆,一起吃蛋糕,晚上再去看一场电影。/p

姜司茵点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单单是照片就那样好看,如果见到真人,一定会令她一见难忘。/p

她可太期待今晚的见面了。/p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城市,霓虹模糊在雨里。/p

车水马龙拥挤如常,窗外在堵车,情侣牵手撑着伞。出租车开不进去,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约定的咖啡店。/p

姜司茵焦急地看了一眼手机。/p

18点22分,时间只差几分钟,还好没迟到。/p

经过旁边的蛋糕店时,姜司茵看到了熟悉的面孔。/p

靠窗坐着一对男女,男的她不认识,女的倒是有点印象。/p

孔嫣然,是对家公司的文案策划。/p

姜司茵和她没什么正面接触,孔嫣然的消息全是同事白菲告诉她的。/p

昨天孔嫣然又学她的穿搭了。/p

今天孔嫣然模仿了她写的人物策划案……/p

准备收回视线时,姜司茵看着孔嫣然喂了对面男人一口蛋糕,举止亲昵,那个男人笑着揉了一下她的脑袋。/p

那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p

姜司茵径直路过,走进咖啡馆,外头的雨下得更大了。/p

她扫了一圈,店里坐满了人,愣是没有照片上的那张脸。/p

姜司茵只能在店里坐了一会儿,一双脚停在了她的面前,温雅的声音从上方响起。/p

“你是姜姜吗?”/p

姜司茵惊喜地抬眼,随即怔了两秒,反问。/p

“你是谁?”/p

这张脸不是刚才孔嫣然的男朋友吗?/p

“我是JS,我叫苏峻。”/p

姜司茵此时的心情难以形容,用晴天霹雳来说也不为过。完全陌生的一张脸,没一处能和照片对得上。/p

苏峻看到姜司茵时,眼睛明显亮了几分,自来熟地坐到了她的对面。/p

他没有想到,他的网恋对象,竟是博网科技著名大美人姜司茵。/p

“姜姜,其实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苏峻语气很坦然,完全没有欺骗她的懊悔,“之前那张照片不是我的。”/p

不是你的?你还拿那张脸假装是你?/p

姜司茵瞬间捋清楚了来龙去脉,渣男不但脚踏两只船,连他的脸和性格都是假的。/p

见面地点选在隔壁,甚至连打车费都能省下来了。/p

不等姜司茵反应,苏峻温和一笑:“我去点咖啡,你不是说爱喝冰美式吗?”/p

他起身走向吧台。/p

半分钟后,手机频频振动。/p

姜司茵的视线在屏幕上停留一秒,就再也没有移开。/p

备注很长:[6号孔嫣然,长相漂亮,23岁乙女文案策划,家境富裕的独生女……]/p

姜司茵怔了怔,她拿起手机,点进苏峻的微信,她很快看到了自己的备注:[7号姜姜,25岁,长相身材未知,待定。]/p

姜司茵气得手有些抖,曾经美好的画面顷刻间化成了泡沫。/p

她以为对话框后面的那个男人,长了她梦中情人的脸,又谦虚真诚。/p

但真相是,苏峻拿着不属于他的照片,反复欺骗她,只是把她当成备胎,想从她身上捞钱而已。/p

姜司茵觉得她就像是一个笑话。/p

愤怒涌上心头,当苏峻把冰美式放在姜司茵面前时,她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忍住把咖啡泼到他脸上的冲动。/p

姜司茵现在只想知道一点,她沉着脸质问:“照片上的人是谁?”/p

如果不是因为那张照片,她根本不会跟他交往。/p

照片?是博网太子爷靳森。/p

苏峻把靳森的照片意外错发给了姜司茵,没想到被她误会了,他正好将错就错。/p

他没事人似的笑了笑:“我不知道是谁,而且我从来没和你说过照片上的人是我啊。”/p

“分手吧。”姜司茵冷笑,“从脸到性格,你有哪点配得上我?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p

姜司茵努力调整好呼吸的节奏,站起身往外走。/p

但她没忍住。/p

姜司茵往回走了几步,把冰美式泼到了苏峻的头上,深秋的夜晚很凉,冻得他一身激灵。/p

下着雨的夜晚,流光溢彩的霓虹,可对她而言,这个生日只有心碎。/p

天气也在跟姜司茵作对,刚推开咖啡馆的门,雨突然下得更大了。/p

雨点猛烈地砸下来,秋风一刮,不要钱似的拼命刮到她脸上。/p

生理期疼痛难忍,低落的心情顿时弥漫开来,姜司茵站在屋檐下,掏出手机,用她残存的理智发了微信。/p

【姜姜】:既然分手了,我送你的贵重礼物也还我。不然你之前是在骗钱吗?/p

这会儿,他的回复倒是飞快。/p

【苏峻】:姜姜,你觉得这三个月都是假的吗?我也用心过,谈恋爱的事儿,怎么能叫骗钱?/p

姜司茵把这几行字反复看了两遍,气得差点当场去世。/p

是她太单纯了,谈个恋爱连是人是狗都不清楚。/p

暴雨冲刷着整个城市,寒冷的空气带上几分潮湿,从裸.露的脚踝一路蔓延上来。/p

真爱是幌子,付出的感情是笑话。/p

姜司茵以为她在和照片上的男人谈恋爱,她喜欢了“他”整整三个月。/p

但是这三个月,就像是她做的一场梦。/p

她甚至开始怀疑,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是否真实存在了。/p

姜司茵回到家里,楼上传来搬重物的声音。/p

毕业后她留在杭城独自打拼,薪资很高,在地段很好的中城花园租了房子。/p

姜司茵现在租的是九十平的两室一厅,楼上是三百平的大平层,她租不起。/p

闲置已久的大平层终于有人来了,一定是哪个有钱人。/p

姜司茵感慨人和人的差距时,收到了主策划的通知:【你手里纨绔富二代的角色以后给小万。】/p

主策划的态度理所当然,她忍不住骂出了声。/p

凭什么?她辛辛苦苦写了三年的角色,以后就给一个关系户?/p

刚分手就来了这个噩耗?/p

“生日快乐啊,我给你点了蛋糕。”同事白菲的电话打过来,听到叹气声,“怎么啦你?”/p

姜司茵泄气地坐着,一口气不带喘的讲述了今天的经历。/p

“主策划把我的工作给了她侄女,年终奖没了,我的租房快到期了,但刚被男人骗,现在没钱付房租了。”/p

“卧槽这太惨了吧。”/p

“你说,有什么快速搞钱的办法吗?”/p

“有是有,就是得大胆点。”白菲想了想,“你知道中城花园是在博网旗下吗?内部消息,靳森这两天就会回国,要是搞到靳总,工作和租房一次性全搞定!还怕什么关系户啊。”/p

姜司茵如实说:“不不不,我这个人比较作,搞不了他。”/p

她心里想到了那张照片,要追也只追那个男人。/p

“我开玩笑呢,靳森这样的人我们肯定接触不到啊。”白菲说,“还别说,你五官明艳,真适合做个小狐狸精。”/p

电话结束后,姜司茵的心情稍微缓解,门外响起敲门声,外卖员送了蛋糕过来。/p

夜深了,姜司茵轻轻吹灭了蜡烛,许了个愿。/p

她想见到照片上的那张脸。/p

-/p

第二天清晨,姜司茵被楼上的装修声吵醒了。/p

今天天蒙蒙亮起,不但脚步声叮呤咣啷,还伴随着敲钉子的声音。/p

姜司茵实在是睡不着了。/p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没好气地抓了抓头发,撑起身子靠在床上。/p

昨晚辗转反侧了很久,她还做了一个梦。那个男人的丝质衬衣开到锁骨下面,他扯了扯领带:“想见我?梦里什么都有。”/p

眼看着就要发生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她就被吵醒了。/p

好可惜。/p

姜司茵胃里饿得难受,她走到厨房,想找点东西吃。/p

刚进厨房,她连杯水都没来得及喝,水龙头滋啦一阵乱响,水花突然炸开,滋了她一身的水,睡衣都淋湿了。/p

水管炸了。/p

这时,楼上又开始暴动,传来哐哐哐的声响。/p

姜司茵气得连外套都没穿,单穿着睡衣就冲出了门,她气势汹汹,径直冲到了21楼。/p

清晨的空气泛着凉意,大门紧闭。/p

姜司茵满腔火气,穿着湿了的睡衣,却丝毫感觉不到寒气,她冷着一张小脸,咚咚地砸了两下门。/p

不过两秒钟时间,门就从里面打开。/p

一道阴影覆盖下来,对方很高,姜司茵先声夺人:“大早上的,你——”/p

刚开始气势很足。/p

但她的视线落在他脸上时,话卡住了。/p

“早上好……”/p

四目相对时她迅速转变了声线,温声细语。/p

男人穿着黑色衬衣,他的眉眼深邃,睫毛染上了阳光,轮廓分明,气质却又是清冷矜贵的。/p

衬衣纽扣系到第二颗,恰能瞧见若隐若现的锁骨。/p

和她昨晚春.梦里的男人完美重叠。/p

姜司茵的心跳猛烈疯狂地漏了一拍。/p

淡淡冷杉气味随风飘进她的鼻间,清冽至极。/p

她的视线不受控制地从他的锁骨处往下看,身材包裹在衬衣里,宽肩窄腰,冷白的双手,骨节清晰。/p

就连他的屁股。/p

都是翘的。/p

极致的性感和禁欲的冷感交汇,像是绝顶的艺术品。/p

原来那张照片上的男人,竟然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p

男人目光很静,他身上的衬衣洁净干燥。/p

而姜司茵的睡衣被水淋湿,长发垂在脸侧,脆弱又可怜。/p

像是她的生日礼物在今天姗姗来迟。/p

被美色暴击后,姜司茵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了,她望着他出了神。/p

靳森扫了眼姜司茵湿漉漉的睡衣,他眉头微皱,目光里带了几分探究。/p

他收回视线,眼睑下压,用微冷的音质低声询问。/p

“看够了吗?”/p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