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夫人要离婚 时十三 1967 字 6天前

千千小说网,最快更新今天也没成功和离!

第159章

有外敌来犯,谢琅作为主将,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他带兵将敌人逼退出几百里之外,回来之后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如今天气越来越热,那边开始缺水了。”谢琅说:“不只是他们,我们这儿也是,最近些日子里,天上一直没下雨,城中还出了井水被下毒的事情,虽说如今城中百姓的毒解了,可那两口井也没有人敢再动。城里头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井,现在又是缺水的时候,我看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连我们也会陷入缺水的境地。”

裴慎颔首:“我也有想过这些,但是关于地下河的事情,一直没有头绪。外面怎么样了?”

“他们缺水,士气也弱,我看是可以一鼓作气打过去,但是……”谢琅迟疑。

裴慎知道他在迟疑什么。

他道:“关于下毒的那两人,现在还关在大牢里,随你处置。”

谢琅闻言,眉头一松:“你竟然没处置了?”

“外族蓄谋已久,又是在朝廷安插人手,又是在怀州安插人手,崔某等人能潜伏这么久都没有被发觉,没道理这边就这么一手准备。”裴慎说:“除了被抓到的这人之外,城中应当也不止一个奸细在。”

“那其他的奸细,你找到了没有?”

裴慎摇头。

谢琅挑眉:“也没审出什么来?”

“他们说他们也不清楚。”

谢琅沉思。

裴慎又说:“既然是奸细,那城中发生的事情,定然也瞒不过那些人,先前城中百姓中毒了的事情定然已经让那些人知晓,难怪会忽然出兵来攻打我们,但是解毒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好啊日子,或许他们也已经知道了。”

“既然如此,难保他们不会再继续下毒……不,既然解药已经找到了,那做出别的事情,也并不是不可能。”谢琅皱起眉头,不禁有些为此发愁:“按照你说的,我们连那个奸细是谁都不清楚,难道还能借此利用什么吗?”

“谁说不可能?”

谢琅一愣。

“是奸细,那也是混在百姓之中,既然我们也不知道哪个人有问题,那便将所有人都骗过去好了。”裴慎笑眯眯地看着他:“只是此事还需要靖王殿下的配合才行。”

谢琅:“……”

他眼皮抖了抖,没由来的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

先前投毒的那对夫妻就被关在大牢里,裴慎有空的时候就去审问他们,前前后后问出了不少的事情来。

照那对夫妻说的,他们也不知道其他奸细是谁,妇人在怀州城中待了这么多年,那边一直是派人给她送消息,先前让她下毒时也是。

妇人早就生出了犹豫,若不是有人盯着,她也不会继续下手,藏在暗处的人发现了她在犹豫时,以她还有全家的性命威胁,那日她清早起来,发现家中鸡窝里养的所有鸡都被人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也是因为这样,她的相公才会为了保全她的性命,背叛了怀州城的人。

只是那人藏在暗处,从未露过脸,她倒是想要戴罪立功,却也说不出什么线索来。

找不到人,也就只好把人骗出来了。

谢琅听到裴慎的主意时,还很是不情愿。

“既然你早早就想出了这个主意,为何不自己来?”谢琅阴阳怪气地道:“我乃此次主将,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岂不是要军心大乱?我出了事,若是敌人再来,谁带兵出征?反倒是你,左右你也是个文官,就算是伤到了哪里,躺在床上照旧可以办公,说不定怀州百姓还更加尊敬你,要是你早点开始动手,说不定连那奸细是谁,都已经找出来了。”

裴慎想也不想,便立刻拒绝道:“我不行。”

“为何不行?”谢琅怒道:“我乃当朝王爷,金贵之躯,难道你还比得过我?”

裴慎说:“先前我以身试药的事情,已经让夫人担心不已,我答应了夫人,不会再做以身涉险的事情,此事也就只能让王爷来了。”

谢琅:“……”

“再说,王爷是金贵之躯,又是主将,若是王爷出事,军心大乱,岂不是正好如了那些人的意?”裴慎勾起唇角,含笑道:“若是有王爷愿意配合,此次的计划也能更加顺利。”

谢琅冷哼一声。

裴慎话锋一转,又说:“王爷先前不是还想要得到怀州百姓的爱戴?怀州的百姓们虽然仍旧与王爷有些不和,可若是知道王爷以身涉险,想来之后也会比从前更加崇敬王爷吧?”

谢琅:“……”

谢琅虽是应了下来,可见着裴慎一副万事都在预料之中的模样,却是觉得怎么看都不顺眼。

他瞪了裴慎好几眼,忍不住想:裴夫人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黑心眼的家伙?莫不是连裴夫人都是被他给骗了过去?

……

没过多久,怀州的百姓就都知道了,靖王遇刺了!

据说是靖王回来之后,便去大牢里审问那两个下毒的人,谁知道被关了这么多天之后,那两人竟然还心怀不轨,尤其是那个外族来的女人,竟是偷偷藏了暗器,瞒天过海,趁机袭击了靖王。

据说靖王受了重伤,城中所有的大夫都被请了过去,捧出来的血水一盆盆,连军中都慌乱了起来。

怀州百姓议论纷纷。

如今大战在即,主将出了事,若是有外敌趁机攻来,他们也不一定能挡得住。虽说靖王殿下刚回来,已经将敌人打退了一波,可难保敌人不会卷土重来。

虽然他们与靖王不对付,可他们也知道,靖王带兵出征,若是靖王在,才有他们的安定日子。

怀州百姓们送来了不少慰问的东西,顺便也想要打听里面的近况,可守门的人却纷纷摇头叹气,看着情况不容乐观的样子。

顿时可把怀州百姓愁的不行。

衙门里。

谢琅黑着脸,带着被缠了半边身体的绷带,兴冲冲地去找裴慎质问:“这就是你出的主意?”

裴慎气定神闲地道:“靖王殿下先前可是亲口答应,如今该不会还反悔了吧?可事已至此,殿下就算是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城中的百姓关心殿下,可送了不少东西过来,殿下若是不装下去,说不定还会让百姓们寒心呐!”

谢琅:“……”

他可不就是被这个黑心眼的人给骗了!

原先裴慎说要让他装装样子就好,可一装就装了个彻底,除了几个亲信之外,谁也不清楚此事,连城中的大夫都被瞒了过去,还以为他是当真受了重伤,非但如此,还因着“受伤”的缘故,他也强制关在屋子里,连屋门都不能踏出去一步,就怕府中有奸细!

当然,谢琅也并不是没有反抗。

他以方便保护的名义,带着人厚脸皮住进了官府的衙门里。

官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住进了那么多人,一下子就满了,可裴慎防的紧,连裴夫人一面都不准他见,还以人多眼杂的借口,更是勒令他不准出门,偏偏官府不是他先前住的地方,还有不少人上门探访,谢琅也不知道城中哪些人是奸细,不论谁来了,都只能装出一副伤势惨重卧床不起的模样,来的人多了,他烦不胜烦。

难怪裴慎要把这祸事推给他,分明是自己躲懒!

谢琅却无可奈何,想着城中那些百姓,只能沉着脸继续装下去。

好在他这装病也没有白装。

如今有了战事,已经没有人来怀州,怀州的百姓也鲜少有出去的了。

他下令让人守好了城门,不但有谁进出都要记下调查,盘查了许久之后,他与裴慎终于找出了一个可疑的人选。

是一个行脚商人。

如今怀州进出最多的,也就是那些商人了,只不过出了战事之后,那些商人就不往敌人的国家去,却也是其他城市。可传递消息,也不是非要去到敌人的地盘。

那个商人是怀州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可前有当地人下毒在先,两人也不相信,谢琅的手下偷偷跟了上去,观察了好多日,才确定他当真往外面传消息。

他将消息混进售卖的货物中,而接头的人正是敌国布置的暗线,再由其他人用隐蔽的方法把消息传到敌国。

被攻打的是怀州,其他地方的人虽说多有戒备,可离怀州远的,也还有人与外族往来。

而消息传过去之后,得知靖王重伤,果然有人偷偷摸摸联系了牢中的妇人,甚至城门之外也有了新的动静。

怀州百姓忧心忡忡的,生怕敌人在这个时候会打过来。

唯独谢琅却是满心激动。

他躺了这么久,憋了一肚子的火,正好需要找些人撒气呢!

裴慎这黑心眼的家伙,怎么能就他一个人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