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识破身份

当林东阳被开车的青年推着走进电梯,来到机场到达层时,一眼就能看到此时机场里面的几个出口都已经有军-人把手了。因为那个阿拉伯国王已经带着他女儿和一群贴身保镖来到机场出口翘首以待。

林东阳对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一闪而逝的笑容。

他不用想就已经知道,这个阿拉伯国王肯定也是来接长毛他们的。并且他还能猜到,他是长毛叫过来的,否则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本来林东阳以前一直很害怕这个父女二人,不过此时在这种情况之下,看见他带着那么多军-人过来了,林东阳的心里却安稳了不少。至少他已经知道,今天不管那些五行使者有多牛,都已经无法对长毛等人造成威胁了。

他们都是黑暗势力,要想动手,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是这个世界不成文的规矩。黑的就是黑的,永远都是见不得人的。否则,会导致这个世界彻底陷入混乱。这就是林东阳这些人和普通人之间最大的区别。

因此林东阳很清楚,他们绝对不会在机场动手。

而在这种情况下,林东阳知道暂时他还不能暴露身份,并且他也没打算那么快就暴露自己身份。眼下他这个落雁尊主的身份是很管用的,他还指望着后续去借助这个身份指挥另外七个看守天罗阵眼的尊主。

尽管他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个天罗阵眼的存在到底有什么目的,但从落雁尊主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天罗阵眼明显是把地球上的灵力全都吸收到了天罗大阵之中。这才导致最近几百年来,地球上其他地方完全没有了突破丹之极屏障的强者。但是,在这八个阵眼之中的人,却又打造出了不少强者。

很明显,五行忍者一族就是落雁看守的这个阵眼的直接受益人。

林东阳能想象得到,这个布阵之人,绝对不仅仅只有表面上那么一点目的,他布下那么一个覆盖全球的聚灵阵,绝非不是为了几个看守阵眼的人。这里面一定还有着什么惊天阴谋。

所以他必须借助落雁尊主这个身份把这件事情给彻底调查清楚,否则他去天堂岛的计划一定会遭到他们的破坏。

记住网址iuxzw.com

这帮人现在都以为他已经死了,他们一定会力保长毛,并且落雁尊主还说过,打算把长毛和严若萱跟严若汐凑在一起,将他当做他们新一代预备主人。

林东阳能想到,布下这天罗大阵的人,好像就是落雁尊主等人的主人,他们开始盯上林东阳,只是为了让林东阳做他们主人的傀儡,现在林东阳不听话,才换成长毛。

林东阳现在什么都没想,他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先保证长毛和严若萱,美智子等人的安全,然后一步步试探其他尊主到底想干什么。

青年把林东阳推到另外一个航空公司的VIP贵宾厅的包厢里时,很快就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敲门推开了包厢。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西装的女人,身材高挑,双腿修长,脸上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虽然她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可林东阳还是认出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脸上一直蒙着面巾的落情。

也是这一刻,林东阳才发现,落情居然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瓜子脸,脸上的皮肤很好,很白很嫩,看着就给人一种婴儿肌肤般嫩滑的感觉,找不到丝毫瑕疵。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落情西装里面的白衬衫的扣-子留了两颗没扣,只要是个男人,只需对她一看,第一眼就会被她那雪白的沟-壑给吸引过去。

尽管落情的真面目令林东阳的确有些惊-艳,可林东阳身边美-女太多了,他这方面的定力还是挺强的,他只是淡淡地瞄了她一眼,马上就把视线挪开了。

也幸好他没有被落情给惊艳得移不开视线,否则他可就要穿帮了。

落情平时其实穿着是很保守的,虽然经常穿职业西装,可她却从不留两颗衬衫扣-子不扣,最多只留一颗。她今天之所以如此打扮,完全就是为了试探林东阳。

她之前从林东阳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男人的汗臭味,虽然女人也会出汗,但女人出汗和男人出汗给人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种男人独有的汗臭味,她一下就闻到了。

再加上她结合林东阳说话的异样,感觉林东阳越来越像是一个男扮女装的人。尤其是林东阳的背影,虽然他现在穿着一身和服,可她还是觉得越看越像“林东阳”。

受落雁尊主之命,她可没少暗中跟踪林东阳,尤其是林东阳和美智子在这边住的那几年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在跟踪林东阳和美智子,林东阳的一举一动,以及他的背影,她实在太熟悉了。

因此导致她不由地想起了昨晚落雁尊主是背着林东阳去海边的,虽然落雁尊主在悬崖边对她说过林东阳已经被她杀了,可之前她去接落雁尊主时,却是在悬崖下见到落雁尊主的。这令她不由地想到有没有可能是落雁尊主已经被林东阳杀了,现在的落雁尊主并不是她本尊,而是林东阳假扮的。

尽管她很不敢相信落雁尊主会被林东阳杀掉,可她还是想弄个明白。由于慑于落雁尊主的淫威,她又不敢试探的特别明显,因此她只能选择从先多解开一颗扣-子来入手。

此时看见林东阳只是看了她一眼马上就把目光转移开了,她多少有些失望。

难道是我想错了?

她真是落雁尊主?

可为何她说话的声音变了,背影也那么像林东阳呢?

落情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她来到林东阳跟前单膝跪地而拜:“落情叩见尊主。方天戟他们的飞机还有半小时降落,请尊主吩咐落情下一步该怎么做?”

落情说这番话的时候是低着头说的,不过说完话后却抬起头,身子微屈地望着林东阳。而这个角度,正好能让林东阳将她胸-前那一片白色的沟-壑一览无余。

林东阳自然又瞬间一下就被眼前的迷-人风景给深深地吸引过去了,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种事情,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但若是换做女人的话,通常都会视而不见,即便看见了也只是一瞄而过。因此林东阳正是这一眼暴露了自己。

但见落情先是看了一眼林东阳身后的青年,而后她和那个青年突然同时出手,她拔出了一把匕首顶在林东阳脖子上,那个站在林东阳身后的青年则是拔出手枪顶在了林东阳的后脑勺上。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瞬间对林东阳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

“哼,你不是落雁尊主!”落情的眼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