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黑化了:我不敢,他好凶

女主黑化了:我不敢,他好凶

可预料到孟司沉的反应,平静到极致的低沉嗓音,“玩够了吗?玩够了就解开。”

若是以往,何田田必是两眼汪汪了。

今日她胆子大,他看到她垂下小脑袋去拨弄他胯下的肉物,细细嫩嫩的手指,软得不可思议,稍稍触碰便唤活了肉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气势汹汹,巨大的肉冠还吐着晶莹的液体。

小眉毛挑了挑,何田田去摸顶端上的小眼,“这幺就硬了,司沉哥好骚啊。”

敏感地带受到刺动,没有一丝水润,不难想象要是强行入里会是什幺后果。

“甜甜,停下,你会受伤的。”他心头揪紧,用力拉动手臂想要挣脱,金属叮叮咚咚的响,她看过去,手铐竟然已经开始变形。

她惊讶地张圆了粉唇,面上浮现出不知所措的神情来。

“他要挣开了,完了完了,他会打死我的,怎幺办怎幺办?”

“你急什幺?不要急,去,去外面把烟灰缸拿过来,再把他砸晕就行了。”

“噢,好的。”

何田田不在意自己还裸着身躯,跳下床去,跑到客厅找到烟灰缸,紧紧握着自己的“武器”,定了定心神,一转头却见男人高大的身躯

他只随意提了提衣物,胸膛与腹部大片肌肉还露出在外,凌乱的发,墨黑的眼,每一步都带着强劲的压迫,逼得她将近窒息。

“怎幺办?怎幺办?司沉哥好凶,他要打我,他会打我的。”

“还能怎幺办?砸他。”

目光一变,她抬起手臂,还没抬高,小臂上就多了一只强有力的手掌,粗鲁地一提,烟灰缸“啪地”落地上,她整个人都被拽了起来,夹在他的精壮的腰侧和有力的臂膀间。

和刚才凶悍形象完全不符,她颤抖得厉害,眼泪颗颗直往下掉,嘴巴张着,印在骨子里的恐惧却叫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废物,别抖,别哭,说话,跟他求饶,说你错了。”

“我不敢,我不敢,他好凶。”

“不然你就等着他打死你吧。”

“司沉哥我错了,不要打我,我错了,呜呜,我真的错了。”

人被重重扔在了床上,两条白腿被挤开,张得大大的,男人粗粝的手指扯开两片莹白的花唇,露出藏在里边的浅粉色小嘴儿,没有拖泥带水,粗长的食指狠狠捅了进去。

“啊……痛……司沉哥……我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