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9

入肉记(H) 木兆 1386 字 1个月前

穴。

宋晓美还有些害怕,夹紧双腿不敢让他碰触,他便摸到了她的臀上,从后面往里摸去。

那个地方异常敏感,被他碰着,又痒又酥,她不停地扭动着下半身,妄想摆脱他的致命挑逗。可是,他那邪恶的手温柔而充满欲望,肆意玩弄着她白嫩嫩的臀瓣,几根手指陷在股缝里,惊得她急切地往前边去,看到宋晓美轻微的挣扎,小霸王有点不爽快了,啪的一声打在她的臀上,女孩轻声低呼,死死咬住了指节,不再挣扎。

“哈……啊……”声音无法抑制地冲出喉咙,汪逸清的手摸到了她的穴口,那条缝闭合着,他来回揉擦,还时不时地故意去碰阴唇。

“不要啊……”晓美被他弄得翻来覆去,逃不掉,又受不了,急切地喘着气,啊啊淫叫。

“把腿张开。”汪逸清在她耳边低语。

他微微支起身,健长的右腿插入她的两腿之间,轻而易举把它们分开了。

“啊!别这样!”宋晓美抓住了他的手臂,却无法阻止他从前面探入她的私处,他抚摸着整个花谷,上上下下地搓揉,仿佛爱不释手。

“不能碰那里……啊……汪逸清……啊……不要……”女孩哭起来,对这种陌生的情欲有些控制不住而感到害怕。

他的手指窜入她稀疏细软的毛发,分开了花唇,找到那颗小核,贴在上面,忽而上下,忽而左右,还打着圈地蹂躏它。晓美经不起这样的挑弄,身子极其难耐地扭着,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只能哭着放声叫起来。

“不要、不要……啊!汪逸清……别弄那里……”回身抱住他的脖子,恳求说:“饶了我吧汪逸清……我害怕……啊……嗯……”

他拨开我女孩脸上的头发,盯着她,“叫得我骨头都酥了,有那么舒服么?”

“啊!啊……别啊……”身下的手指忽然加快了,“汪逸清、汪逸清……不要弄了……啊!”

“再叫大声点!”

小穴流了好多水出来,大腿根部都被浸湿,“不要啊……求求你……汪逸清……啊!”太酥麻了!快感不断袭来,晓美的整个下身都在乱颤,汪逸清的动作越来越狠,越来越快,她的阴蒂被他用力搓揉,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大大地张开,“嗯、嗯、嗯……哈……好热……啊……汪逸清……不要了……”女孩忽然浑身一僵,感觉小穴抽搐起来,绝妙的快感直冲脑海,尖叫了一声,“啊……”

“敏感成这样,”汪逸清压抑的嗓音说道,“随便摸几下就高潮了,你就这么骚吗。”

晓美歪着脑袋,不安地往下看。两条腿被大大地分开,汪逸清正跪在她的两腿之间。

他的白色衬衣已经有点被汗水打湿了,袖子挽上去,露出的那节手臂很结实,线条也很好看,而他的下半身的裤子已经脱光了,正握住自己的欲望,默然凝视着她,那目光仿佛想将她给吃下肚似的。

他忽然用他的肉棒在她的花穴上拍打了一下!

“啊……”

她惊慌地叫了声,汪逸清的手握着那根粗长的肉棒,继续在那花穴上拍了两下。

“啊……啊!”腿心又疼又麻,耻辱地张开呈现在他面前,感觉那根巨物的顶端在穴口磨蹭起来,汪逸清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很湿了。”他说。

他握着自己的肉棒,在花穴口把龟头沾湿,开始上上下下地摩擦她的私处,经过花唇和花核,又往下回到小穴,来来回回,缓慢进行着。

晓美受不了这种刺激,把她折磨得欲哭不能,想要伸手去阻止,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他滚烫的肉棒,晓美吓得缩回了手,“啊……不要……别这样……啊、啊……”

她忍不住媚声浪叫,“不要……嗯……汪逸清、那里……啊!啊!啊……”

“很爽吗。”汪逸清也沈沈地呻吟了两下,“湿得不像话,我的小宝贝,看看你多骚!”

说着,他停了下来,把肉棒顶在晓美的穴口,缓缓往里面插进去。

“别……我害怕……”那滚烫的圆头撑开了细缝,一点一点挤压而入,胀裂感让她咬紧了下唇,死死的抓紧了床单,“好疼──”

晓美撑起上半身,看见那根大肉棒已经才进去了一个圆头,剩下的部分露在外面,依然蓄势待发。

“啊……汪逸清,轻点……”

汪逸清朝她俯下身来,双臂撑在两侧,他紧紧皱着眉,垂下头,极其压抑地闷哼了一声,“紧得要命……把腿张大点,让我进去。”

“不要……”怎么就那么疼……宋晓美睁着的眼睛里都泛起了水光。

“乖,别夹那么紧。”他目光迷乱地看着她,第一次必然是要疼的嘛!这不是常识嘛,“放松一点,我好想要你,让我插进去,快。”

晓美一边哭一边摇着头,而他却已经抓住了她的腿,分到了最大,两只手扒开小穴,窄腰一挺,肉棒整根没入!

“汪逸清!”女孩躺在沙发尖叫起来,肉棒进去了!

“啊!”他快慰地低吼了一声,摆动着结实有力的臀部,开始抽送起来,“好舒服的小穴,嗯……小丫头,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

她的下身一片火辣,哪里还能答得上他的话,只能不住地摇着头。

他低声笑了笑,很享受现在的感觉,“我正在操你呢。”他逼视着晓美那双羞答答的眼睛。

“别说、别说了……啊……啊……”

“夹得我这么紧……”汪逸清按住她的大腿,让整个花谷翘起来曝露在他面前,“好好看清楚,我是怎么操你的小穴的。”早在第一次亲她的时候就已经想这么做了,他也是忍了好久了。

染着血的肉棒狠狠抽插着花穴,两个囊袋拍打在她的臀上,“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水声,淫靡的气息溢满了整个办公室。

“啊!轻点!啊、啊!不要!”女孩哭着不断地摇头,“不要了……汪逸清……好热……啊……”

“再叫大声点。”他忽然抓住了她晃动的一只乳房,用力捏揉起来,晓美神智濒临瓦解,巨大的快感布及全身,“汪逸清、汪逸清……好厉害……那里……啊……”

“小骚货。”他闷哼了一声,额头渗出密密的细汗,低哑的呻吟压抑而性感,臀部摆动得越来越快。“舒服吗?嗯?我干得你舒服吗?”

“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