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曼撇开了脸,低低道:“等你的伤好了再说。”

陆煜宸眸子一亮,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惊喜开口:“曼曼!”

苏曼曼的耳垂有点红,低呵道:“闭嘴!睡觉!”

苏曼曼说完,眼疾手快的抓起氧气罩再次给他带上。

陆煜宸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去,A市发生了一件大事,四大家族中的穆家从A市中消失了,无声无息,仿佛一个月之间就没人了一般。

穆氏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被换了人,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由来的感觉到脊背发凉。

这势力到底有多大,才能做到这般啊!

不少人都猜测是冷氏,毕竟只有冷氏才有这个能力,但是又找不到理由来解释冷家为什么要这样做,于是,这就成了一个迷。

医院里,陆煜宸听到沈斯墨传来的消息,连眼皮子都没抬,道:“我家老头子动的手?”

“不,是夫人动的手。”

陆煜宸翻着报纸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我妈咪?”

“是的。”

陆煜宸无语,他妈咪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动干戈过了,这次是真的被气着了?

沈斯墨看着自家总裁的脸色,精明的眼睛闪了闪,道:“对了,夫人将宾伊琳送去了南非。”

去南非那种地方,要不就是去挖矿,要不就是去慰藉男人,很显然,宾伊琳是属于后者。

对于女人来说,或许这是非常残酷的惩罚,然而,陆煜宸却冷笑了一声:“我妈咪就这样便宜她了?让男人上,这不是她最享受的事么?我妈咪会这么好心?”

沈斯墨笑了,不愧是母子啊,这都能猜得到。

“夫人送她去南非的那片区域,那些男人都是喜欢性虐和毒品一起来的,所以……”

所以,宾伊琳这次是跌入十八层地狱了。

陆煜宸淡淡的“嗯”了一声,黑眸往门口看了看,皱了皱眉。

沈斯墨知道他在看什么,笑眯眯道:“少夫人去做孕检了。”

陆煜宸幽幽的看着他:“我有问么?”

沈斯墨:“……”

死傲娇!

就在这时,苏曼曼从门口进来了,看到沈斯墨一脸的无语和陆煜宸面无表情的幽暗表情,默了默,开口:“你们在干什么呢?”

沈斯墨儒雅温和的笑:“少夫人,我们什么都没干,公司里还有事,我得先离开了,陆总就拜托你了。”

沈斯墨说完,就飘走了。

苏曼曼感到奇怪,“我怎么感觉你们之间有什么瞒着我?”

陆煜宸薄唇勾起温柔的笑意,招了招手,“过来。”

苏曼曼看到他想招小狗一样的动作,小脸黑了黑,但还是走了过去。

陆煜宸看着她不愉的脸色,笑了笑,将她看着坐了下来,“不开心了?”

苏曼曼斜睨了他一眼,道:“你们瞒了我什么?”

“想知道?”

苏曼曼:“……”你废话!

“想知道就亲我一下,”陆煜宸黑眸落在那张水润的红唇上,微微深了深。

苏曼曼嘴角抽了抽,魔爪捏了捏他俊美无俦的脸,龇牙咧嘴:“做梦!”

陆煜宸低低的笑,猛地将她抱在怀里,巧妙的避过了她的肚子,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苏曼曼瞪大了眼睛,陆煜宸眸色温柔,吻得也温柔。

良久,陆煜宸放开了她,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满足的喟叹一声,“真甜!”

苏曼曼恼羞成怒:“陆煜宸!”

“乖,叫煜宸。”

苏曼曼挣脱开他的怀抱,听到他的话,冷笑了一声,“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原谅你了?”

陆煜宸闻言,俊脸露出了委屈的神色,“曼曼,你想不负责?”

“我负什么责?”

“你睡了我那么久,你说呢?”

睡了我那么久,睡了我那么久,睡了那么久……

苏曼曼伸手捏住了他腰间的软肉,磨牙:“胡说八道!”

陆煜宸还想说话,苏曼曼直接道:“闭嘴!”

陆煜宸委屈巴巴的看着她,加上那一张俊美的脸,怎么看都让人怜惜。

苏曼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道:“好了,别胡扯,我跟你说一下复健的事情。”

陆煜宸的腿是保住了,如果复健得好的话,是可以恢复如初的。

所以,等他的其他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苏曼曼就想让他做复健了。

陆煜宸收起了委屈的神色,恢复了平静,道:“我可以复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苏曼曼有些警惕:“什么事?”

“跟我结婚!”

“不要!”

苏曼曼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非常、无比的干脆。

陆煜宸俊脸一黑,“为什么?”

明明这一个月里,他们相处得很好,他也能感觉到她对过去已经有些释怀了。

可是,她居然还是要拒绝!

她就那么不想嫁给他?!还是,她还没有原谅他?!

陆大少抑郁了,抑郁的同时还有些落寞。

微垂着眼眸,抿唇不语。

苏曼曼突然感觉有些罪恶感,但是对于结婚这个问题,她不可能妥协。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陆煜宸猛地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她。

“我不知道。”

“不知道?!”陆煜宸瞪眼,这什么鬼答案!

苏曼曼有些心虚,“要不,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陆煜宸冷笑了一声,随即赌气道:“你什么时候同意,我就什么时候做复健!”

苏曼曼惊愕:“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做复健!”

“陆煜宸!”苏曼曼气恼:“你要不要那么意气用事!”

陆煜宸冷笑,“我意气用事?苏曼曼,我从来都不意气用事。”

苏曼曼瞪着他,陆煜宸黑眸沉沉,似乎不退让。

良久,苏曼曼移开了视线,率先妥协,低声开口:“陆煜宸,你知道我现在怎么想的么?”

陆煜宸没有说话,等着她说下去。

“五年前,因为你的原因,我失去了一个孩子,五年后,同样因为你的原因,我却保住了一个孩子……”

苏曼曼一开口,陆煜宸的瞳孔一缩,俊脸蓦地有些紧绷,却还是没说话。

“五年前的事情,我可以释怀,可以原谅,可是煜宸,发生的事情,我们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次保住的孩子不是当初的那个孩子,不是什么都能抵消,我不恨你了,也原谅我了,可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我过不去。”

“所以,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苏曼曼说这些话的时候,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陆煜宸的脸,直到被他给捧了回来。

“曼曼,你看着我。”陆煜宸轻声开口。

苏曼曼睫毛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眼对上他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