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重新开始

他该转身去咬杀他们的,但却突然没了这个力气,只是觉得好累。

又有些觉得自己活该,当初的诺言,面临的,又是怎样的环境呢?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

再回首时,他已人到中年,仍旧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几年前,十一代目上位后,他就离开了彭格列,回到了并盛,对于彭格列及其他守护者的消息,也完全没有关注。

也不知其他人现在还活着吗?

他这样想着,靠着樱花树坐下,微微闭上双眸。

明明觉得撑不住了,但为什么还是坚持着呢?

“哈哈,云雀,你也在这啊!”虽然爽朗的笑声想起,一个人影越走越近。

云雀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二十多岁的山本武。

怎么可能?

云雀猛地站了起来。

“很吃惊吧!”山本清爽的笑着,然后打量自己的手,一副很意外的样子“呀!其实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呢!”

“怎么回事?”云雀皱眉。

“因为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啊!”山本说道“从被告知我和你杀了纲后就有种违和感呢!不过一直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然后前几天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云雀凝重的说。

“明白我们大概是被困在幻觉里了”山本笑道“你看,我相信自己其实还年轻,我的身体立刻就恢复了原样呢!”

所以,这个幻觉是,困在里面的人,如何认为,就会发生怎样事情?

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失去诺言了,所以诺言死了。

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该受到惩罚,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在悔恨中度过?

云雀脸色很难过。

果然,他还是最讨厌幻术了!

他想前走了一步,身形也从中年人变回了二十多岁的青年的模样,笑得杀气四溢的说“回去后,咬杀六道骸。”

不,这跟骸貌似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吧!

山本默默吐槽着,而且“为什么是回去后咬杀?”

“这里的六道骸,是假的!”云雀冷冷的说。

之前还不觉得,被山本这么一提醒了,他就明白,这里真正的活人只有他和山本,其他人都是幻觉,但因为是根据他们脑中的印象做出的幻觉,所以竟是一直没发现不对,说起来“草食动物,你是怎么发现的?”

山本抓了抓闹到“嗯.......就是这么咕姜、啊哈.......”

“够了。”云雀打断他,这白痴的解释老样子的让人听不明白。

“哈哈哈!”山本笑了一会,又神色微微沉寂的问“我唯一担心的是,我们在这幻觉里到底困了多久了?”

云雀也心里紧了紧,然后很快恢复情绪,冷冷的说“出去就知道了,大不了见到一群已经老了的草食动物们!”

“阿列!竟是没有我出场的余地吗?”一个人影渐渐清晰,棕发的青年眨着同色的眸子,温和微笑着。

“诺言?不,你是平行空间的那个泽田纲吉。”山本立刻认出了眼前的人。

“嗯,虽然觉得已经不必要,但还是解释一下吧!这次的试验,是考验你们能否坚持下去,试炼中会不断有人让你们想到死去其实很不错之类的念头,但如果你们真的自杀了,那整个试炼也就失败了。说来你们两个是做的最好的呢!诺言还是让唯提醒了才明白,而骸,他更糟糕,要不是里包恩,他大概已经自杀,然后导致你们还有诺言,都一块被算作试炼失败。”纲吉笑着说道。

“不过,从哪里到哪里是幻觉!”山本茫然的说“根本不明白。”

“从你们看到纲的尸体开始,就是幻觉了。”纲吉笑道“好了,快点出去。”

纲吉话音刚落,两人就觉得大脑昏沉,再次睁开双眸,已经回到了那个试炼开始的地方。

两人第一动作都是,转头去找诺言。

然后看到诺言正靠着墙头疲惫的睡着。

重启走到诺言身旁,大空的火焰轻轻燃起。

诺言的身影消失了。

“你干了什么!”山本立刻站了起来,然后体力不支的摇摇欲坠。

“只是帮你们这些守护者们一个小忙而已,诺言应该在并盛,你们自己去找吧!”重启恶劣的笑了笑,然后身形,渐渐消失不见了。

维亚蒂娜等千年帮守护者们相互看了一眼,也离去了。

时空缝隙里;

狱寺躺在地上,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纲吉后,立刻跳了起来“十代目?我到天堂了吗?那□□效果真快。”

“不,狱寺君,虽然你和我确实都死了,但我们不在天堂,这里是时空缝隙里。”纲吉说着笑道“而我现在是世界墙壁守护人了。”

“诶?诶诶诶?”狱寺满脸疑惑“不过,我还是十代目的岚守对吧!”

纲吉微愣,神色越加柔和“当然!”

“那就行了!”虽然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听到这个回答,狱寺对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蠢纲,过来给这边添加个吊灯。”里包恩霸道的命令声传来“还有狱寺,醒了就去给我整理枪械去!”

纲吉抓了抓脑袋,无可奈何的走过去服侍老师大人了。

在这个时空缝隙里,世界墙壁守护人就是神,他想要这里出现什么就能出现什么。

里包恩将这一优势利用得很好,这还没过一小时,刚才还跟个宇宙黑洞似的地方,已经变成富丽堂皇的宫殿了,里包恩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上,端着酒杯,命令纲吉不停的变出各种东西。

虽然纲吉只需要想象,然后东西就会出来了,但是他的想象力显然跟他的能力一样,永远无法让里包恩满意,于是只能重做一遍又一遍,恍然间又回到了被里包恩斯巴达的学生时代。

唯则从一开始让纲吉弄出了个可以看见诺言的屏幕后,就一直呆在屏幕前。

“那个......唯,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尽管是灵魂状态,但你实在.......不太健康。”纲吉说得很委婉。

唯乖巧的点头“嗯,我一会就去睡觉。”

重启的世界;

“十代.....目?”狱寺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睛“不是说你在时空缝隙里,就算我自杀,也只会去阴间冥界之类的地方,绝对见不到你吗?”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你还活着,狱寺君,或者说,你复活了,狱寺君。我也不在是世界墙壁守护人了,那活儿被我推给另一个空间的已经死了只剩魂儿在飘的泽田纲吉了。”重启微笑“现在,先和我回彭格列,把那群没事玩自虐的守护者等人教训一顿。然后去复仇者监狱,把那个蠢到主动去坐牢的白痴白兰弄出来,最后,我就可以好好的,来跟你算,你竟然主动接自杀任务去送命的帐了!”

说完,重启就带着还搞不太清楚状况的狱寺往彭格列赶了。

虽然他觉得他在赶着去送死,在他教训其他人之前,里包恩一定会先狠狠教训他的。

不过,不管怎么,能回来,能再次见到大家,真的,太好。

重启神色柔和,轻轻勾起了嘴角。

流年的世界;

“你回来了,纲。”里包恩一把擦着枪械,一边说。

“嗯。”纲做到沙发“诺言那边好热闹啊!”

“嗯?”里包恩挑眉“诺言总算不再跟守护者等人折腾了?”

“这个嘛.......”流年神色古怪“应该是,托流年的福,他已经不记得该折腾了。”

诺言的世界,日本东大。

穿着学生服的青年抱着两本书,穿过走廊,柔顺的棕色长发扬起,青年的神色柔和,双眸安静温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回到公寓,一个红色头发的男孩正坐在书桌前,棕发青年坐到旁边的床上“午安,炎真。”

炎真怯怯的点头“早!那个......谢谢你,诺言,昨天帮我补课。”

诺言失笑“是我该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这个除了记得自己叫诺言,就完全没有记忆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在那儿流浪呢!”

炎真抓着书本的手紧了紧“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嗯。”诺言托着下巴“不过,说不定是些不好的记忆呢!不然我也不会莫名的有一种,没有了记忆,反而很轻松了的感觉。”

“诺言!”一个女孩推开门,走到了进来,站到诺言面前,有些生气的喊他。

“嗯?”诺言抬头“和子啊!中午好!”

“我今天中午一点也不好!”和子瞪着眼睛,显得像炸毛的猫儿般,非常可爱“作为我的男朋友,你真的太不合格了!昨天的约会,你竟敢放我鸽子。”

诺言双手合十“抱歉抱歉!但是,昨天我真的有事!”

“什么事啊!”和子抱着双手“又是炎真吧!这次是什么,被欺负了还是考试不合格,你再这样下去,我就把你送给炎真当男朋友了!”

“真的很抱歉!因为炎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所以.......”诺言站了起来“今天吧!今天把昨天的约会补上好吗!”

“真是的!”和子气鼓鼓的说“你什么的我不知道了,你根本一点都没有在反省吧!”说着,她转身就走。

“和子,等一下,和子!我真的真的有在很认真的反省了!”诺言说着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离开了房间。

炎真将书桌下的笔记本,拿出来,放开笔记本,里面正是一个视频电话。

“就像你们刚才听到的那样,诺言还是什么都不记得”炎真苦笑

“但却记得诺言,这个他因唯,而给自己取的名字。”骸淡淡的说。

“不过,也正好吧!”山本笑得很爽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就不会讨厌我了,可以再重新认识一遍,然后想办法确保他就算恢复记忆,也不会选择离开!”

这叫乘人之危吧!这完全就是乘人之危吧!炎真默默吐槽。

却见那边,云雀已经一个电话叫人给他准备只剩飞机了。

“白痴!你们都走了的话,彭格列怎么办!”里包恩冷厉的说。

炎真默默合上笔记本电脑,那边的人正忙着争吵谁走谁留,把他彻底遗忘了。

不过,重新开始吗?

炎真嘴角渐渐勾起一个微笑。

似乎也挺不错。

这次,就不会再变得只是一个代替品了吧!

不管是诺言,还是他古里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