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零五十六章 名单

不败蓝星 陆隐 2255 字 6天前

这个圣藏到底怎么了?

它们甚至怀疑圣藏被取代了。

不久后,渡界发动界战,轰向影界,紧接着,灰界,甲界都出手了。

足足八个界发动界战,将影界打的千疮百孔。

怎么看,死亡一道都应反击,否则就太丢脸了。

晨根本没出手,但影界代表的可不是一个晨,而是整个死亡一道。

圣藏向整个内外天发出宣言,不交出晨,因果一道与死亡一道不死不休。

内外天彻底沸腾。

疯了。

这个圣藏疯了。

居然跟晨一样开始放狂言。内外天什么时候流行这么玩了?

“真够狠的,一开始我还以为圣藏是狂妄,现在看来,人家有恃无恐,将目标从晨身上转移到了整个死亡一道,接下来就看死亡一道怎么接了,它们不接,因果一道面子就回来了,接,那就是对耗。”

“还是年轻,够火气,圣擎宰下就不会这么做。”

“我欣赏圣藏,我因果一道就该有这么有魄力的强者。”

“其它主一道都看热闹了,死亡一道被逼了上去,它们根本不敢对耗,而且我敢说此事背后很可能是其余主一道对死亡一道的算计,不然凭如今的因果一道是不敢这么干的。”

“废话,谁都看得出来,你以为圣藏是晨呐…”

死海竹林外,千机诡演向死主汇报,“那个圣藏跟疯了一样攻击影界,等于向我死亡一道宣战,而自与不青一战后,晨也消失了,该如何处理?”

死主声音传出竹林,让竹林摇曳:“哼,那几个坐镇内外天的老家伙把一个圣藏给推出来跟我们拼,不用管它。”

千机诡演抬眼:“就这么认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不急。”

千机诡演退下了。

死主在想什么,它很多时候也不知道。

不反击,看似丢脸,可只要死主不在乎就行。

各大主一道都在乎颜面,这关乎七十二界修炼主一道力量的选择,可死亡一道早已跌落尘埃,确实不急于一时。

死亡一道被打的根本没有还手,影界内的生灵全都跑了,就连大界宫都瑟瑟发抖。

八个界轰击,一不小心就能把它们给囊括进去,到时候即便这八个界会付出代价也救不回它们的命了。

以至于大界宫内的生灵也走了大半,只有最不受待见的才留下,算是维持大界宫正常运转。

一轮界战持续了足足半个月,半个月内,每个界都发动数百次界战轰击,算是将影界除大界宫外的范围都犁了一遍,让整个影界都变成废墟。

死亡一道愣是一句话没说。

内外天被这个结果惊住了。

死亡一道居然认怂了?就这么任由因果一道攻击影界?这可是打它们的脸。

那个晨呢?怎么没出现?是被八个界吓到了?

因缘汇境,圣藏大喝:“打仗,打的就是个态度,现在怎么样?还怕吗?”

“区区一个晨就能站在我因果主宰一族头上?别说他一个人形骷髅,哪怕是死主也不行。”

族内,一个个同族生灵彼此对视,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在它们看来,就算死主和千机诡演不出手,那个晨也应该站出来,起码跟当初一样到处跑,搅乱界战。

没想到什么反应都没有。

莫非与不青一战,伤势过重死了?

不管怎么说,圣藏作为因果主宰一族族长,下达的第一个全族命令找回了因果主宰一族的颜面,这是大功。

“我等,佩服族长。”

“佩服。”

“族长英明…”

圣藏长舒一口气,久违的热血涌上心头,这就对了,它是族长,都该听它的。它一个命令,七十二界都得颤抖,死亡一道都不敢接,这才是它应该有的地位。

望着一众原本不太看得上它的同族俯首,忍不住笑了。

不过紧接着它就看到了圣奚,一刹那,凉水泼下,脑中闪过陆隐的脸。

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那个人类的,是他逼迫自己下令攻击影界,他的目的是,名单,可他怎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还是根本不在乎结果。

想到这里,语气沉了下去:“过往,我族行事太过保守,现在我圣藏成为族长,一定会把我族带上新的高度。”

“别的不想说,只希望诸位别拖我后腿就行。”

“怎么说我都是从岁月古城走出,经历过太多厮杀,我行事自有道理。”说完,转身离去。

原地,一众同族看着它离开的背影,寂静无声。

从岁月古城走出确实是一份光荣的资历,纵观整个因缘汇境,去过岁月古城的只有圣擎,圣漪等几个少数绝顶高手,可那些都不在这了。

圣藏是少有的凭两道规律巅峰入岁月古城还能返回的生灵。

或许,它的话真的有道理吧。

真正的因缘汇境,圣藏来了,同时带来了那份名单。

立威成功了。

名义上的族长得不到的东西,此刻的族长可以得到。

圣藏直接威慑了整个内外天,同族现在还真没几个敢违逆它的。

“名单为什么不在你这个族长手里,而是在你同族手里?”陆隐不解,接过名单没有急着看。

圣藏道:“这是族内自古传下的规矩,资源,历史,任务等等,都被不同的同族监管,这名单属于族内机密,原本应该是主宰带走,可主宰一入岁月不知道何时归来,为了随时调动机密,便留在族内。”

“正常来说,我当族长要当万年左右才能完全掌握这些,倒不是真的不能掌握。”

陆隐明白了,主宰自己也不知道会在岁月尽头待多久,而这份名单是种子,万一因果主宰一族要启用就麻烦了,所以因缘汇境必须有知晓此事的。

“何为人类九垒因果种子?”陆隐继续问,他得知道这份名单代表的意义。

圣藏恭敬回道:“就是主宰将因果种入生物体内,至于生物本身是否知晓我就不清楚了。”

陆隐沉吟了一下,打开名单,入眼,第一个名字就让陆隐瞳孔陡缩--混寂。

陆隐呆呆望着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

混寂?

他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是混迹?

一刹那,他与混寂相处的一幕幕从眼前闪过,若非混寂,他也不可能来到这,是混迹帮了他,也是混迹告诉了他界战,告诉了他很多古老往事。

混寂,是因果种子?

假的,还是真的?

他陡然抬头盯向圣藏,眼中刻骨冰寒:“这份名单是假的。”

圣藏大惊,“不可能。”

陆隐盯着它。

它毫不掩饰的与陆隐对视:“我给您的肯定是真,除非那个同族骗了我,给我假的名单。”

陆隐深深看着圣藏,看了好一会,收回目光。

圣藏不可能给自己假的名单,它不敢。

除非它得到主宰亲自承诺,原谅它的过往,否则都不可能,因为它的过往带去的必定是死亡。可若主宰承诺了,也根本没必要骗自己。

陆隐目光再次落在名单之上,一个个看去。

混寂,红侠,陆二,长叹,祝灵,轰破天,渡一针,古渊,宝。

一共九个名字,必然代表了九垒。

而这其中一个名字让陆隐松口气,因果种子只是主宰在生物体内种下了因果,而生物本身应该是不知晓的。

轰破天。

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

第六壁垒垒主轰天雷的儿子,自创天地无敌亿万繁星拳,是混迹口中可以嘲笑的代表。

但混迹不知道,第六壁垒有人一拳将一个垂钓文明轰没了。

那个人,应该就是轰破天。

起初陆隐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只知道第六壁垒有人以繁星拳将赤吞文明摧毁,可越往后越清楚,就是那个轰破天,因为整个第六壁垒,唯有轰破天最不可预测。

主一道围攻九垒,必然了解各个垒主。

能让赤吞文明进攻第六壁垒,代表赤吞文明拥有对付第六壁垒的实力,这其中肯定包括垒主轰天雷。

然而赤吞文明却被一拳毁灭,唯一的例外就是轰破天。

身为垒主之子,怎么可能是笑话?

他更倾向于一种未被看透的无敌拳意,只是名字搞笑了些。

始祖起名不也一样。

最关键的是,如果真是一个笑话,主宰又岂会在一个笑话体内留下种子?一个壁垒一个种子,何其关键。

所以陆隐相信这份名单上的人绝对不知道自己被种下了因果。

他自己也在泥别逻,仙主体内种下过道剑,这种手段太熟悉了。

想通了这点,陆隐才把目光放在所有名字上。

混寂代表第一壁垒。被留下因果种子,所以才能在殘海那么多年而不死吗?那是因果主宰故意留下的吧。

红侠代表第二壁垒。他没想到红侠体内居然也有因果种子,而且来自因果主宰。那这是否意味着当初相思雨收下红侠有着这层关系?

否则相思雨为什么把红侠带走?

曾经以为红侠很强,可说到底,那个时期也不过才两道规律巅峰而已,放在主一道最多是序列,都不是主序列,凭什么能被带走?

只有一个可能,相思雨看到了红侠体内的因果种子,她也有能力看到。

自从在内外天再见到相思雨,这相思雨就一直算计因果一道,红侠,必然是其手段之一。

唯有窥见全貌,很多事才能解释。